新闻中心
最新资讯 / News More
1
2016 - 11 - 18
“我们既不会预测宏观经济,也不会预测二级市场,我们所能做的是,聚焦于股权投资,服务于产业链,辨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情况下的产业机会,精耕细作,不追求规模,为信任我们的投资人奉献回报,为所投资的企业茁壮成长持续服务。”  ——基石资本董事长、管理合伙人张维    题材迭出、追涨杀跌的A股市场,与基石的股权投资几乎是两个维度空间。11月18日,制药大咖凯莱英医药集团(天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莱英,股票代码002821)成功登陆A股,公司股票开盘即顶格大涨44%。其背后的创投股东基石资本也浮出水面。事实上,凯莱英是基石资本领投的项目,基石资本在医药领域的领投项目已连续成功运作多次。  “早期市场对企业能否做起来有不同的观点,在资本和管理等方面我们给予有针对性的支持。现在企业通过全球生物制药CMO(合同生产)方式把自己的价值体现出来了,未来我们按照招股书披露的计划,向更高的平台发展,在一些领域打破欧美主流跨国制药企业的垄断。”凯莱英董事、基石资本副董事长林凌表示。   基石资本是凯莱英的重要创投股东,在其董事会享有一个席位,这样的情况在基石资本领投的项目中很常见,便于基石资本为所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集中投资、重点服务”是基石资本的投资策略,基石资本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约350亿元,...
2
2016 - 11 - 22
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满衣。11月22日,科信技术(股票代码300565)登陆深交所创业板,科信技术董事长陈登志,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林凌和王启文共同参与了敲钟仪式。 借用王启文“深挖井”的比喻,基石资本早已系统布局TMT领域的投资,而不是单一服务某个项目,这帮助基石资本领投的索菱股份、欧普照明等企业在最近一两年先后成功IPO。  说起与科信技术的缘起,王启文谈起了赛道与赛手的核心投资策略,两者重要性是一致的。通俗地说,赛道是行业政策和发展空间,赛手是公司创始运营团队。 在基石资本看来,科信技术为光纤接入提供网络连接设备及技术服务,该行业获得中国移动、中国联通和中国电信三大通信运营商的持续巨大投入,是TMT行业的重要投资方向。对于科信技术的创始人团队,王启文带领基石资本TMT团队前往多次接触,科信技术务实风格与基石资本做事风格一致,双方很快建立了信任关系。 信任关系的建立是相互选择和加强的一个过程。在双方接触的早期,科信技术接待了许多有兴趣的机构,当时想投科信的机构有10多家。不过,基石资本过往投资TMT企业的案例、业绩,以及为企业IPO前后提供的增值服务,吸引了科信技术,最终,科信技术仅仅选择了基石资本一家机构。 科信技术3位创始人曾在同一家公司工作,与基石资本王启文一起担任科信技术的4位非独立董事。从基石资本的角度看,如果了...
3
2016 - 12 - 15
基石资本   12月14日,证监会发审委公告,昆山科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成功通过IPO审核,基石资本旗下的珠峰基石基金投资的项目再结硕果。截至目前,由珠峰基石基金投资的IPO上市企业包括索菱股份(002766)、幸福蓝海(300528)、欧普照明(603515)、丝路视觉(300556)、科信技术(300565)、凯莱英(002821),昆山科森是珠峰基石基金过会的第七家IPO企业。此外,嘉林药业借壳天山纺织成功上市,现已更名德展健康(000813);康欣新材(600076)已成功借壳青鸟华光上市。   公开资料显示,珠峰基石实缴出资额14亿元,19个项目全部锁定了退出路径,无一损失本金。其中有8个项目实现退出(包括1家IPO、1家借壳上市并解禁退出);等待解禁的项目有6家,另外有1家已经通过审核即将发行上市、1家借壳项目在会审核;新三板成功挂牌并增值的有2家(其中1家部分退出并收回本金);投资上市公司康恩贝三年期定增,帐面增值100%。   据了解,珠峰基石累计投资了19个项目,所有项目都有了明确的退出方式:6个项目IPO上市1个项目IPO过会待发3个项目2家借壳上市;1家借壳待审核1个项目三年期定增,账面增值100%2个项目新三板,其中1个项目部分退出收回本金6个项目转让或其他方式退出,全部收回本金+利息  从...
4
2017 - 02 - 09
继吉大通信1月23日成功登陆创业板后,2017年基石资本所投项目再传捷报。今日上午,昆山科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海证券交易所鸣锣上市,股票代码“603626”,开盘即顶格上涨44%,报27.14元/股。按今日收盘价计算,基石资本基金在该项目上的回报已超过10倍。科森科技本次上市流通股本为5266.67万股,发行价18.85元/股。 科森科技为基石资本旗下珠峰基石以及中欧基石所投项目,秉承“集中投资,重点服务”的投资理念,基石资本对看好的项目敢下重注,在科森科技这个项目中,基石资本位居第二大股东。 招股说明书显示,科森科技是专业从事精密金属制造服务的高新技术企业,为客户提供手机及平板电脑结构件、医疗手术器械结构件、光伏产品结构件等精密金属结构件。公司生产的产品主要应用于消费电子、微型计算机、医疗器械、新能源、汽车、数字视听等领域。公司在上述领域已发展了捷普集团、富士康、柯惠集团、强生、Zimmer、Solar City、IronRidge 等国际知名客户,公司的消费电子类产品结构件在下游行业主要应用于苹果公司、索尼、联想等国际知名客户的终端产品。 基石资本副董事长、管理合伙人林凌表示,科森科技是基石资本在2014年初投资的项目。看好科森科技主要基于四个方面的思考:第一,科森科技在传统精密制造行业有良好的基础。 第二,2014年科森的业务在从传统...
5
2017 - 02 - 03
随着吉大通信成功登陆A股,基石资本2017年迎来开门红。1月23日上午,吉大通信(证券代码:300597)在深圳证券交易所鸣锣开市,正式登陆A股资本市场。吉大通信本次公开发行股票6000万股,发行价格5.53元/股。今日吉大通信无悬念顶格涨44%被临停,报7.96元。基石资本秉承“集中投资,重点服务”的投资理念,多数项目为领投或独家投资、持有较大比例股份,在吉大通信这个项目中,基石资本位居第二大股东。 公开资料显示,吉大通信2015年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1亿元,净利润5,774.05万元。吉大通信是通信技术服务领域的高新技术企业。公司具有通信网络技术服务行业所需的多项高级资质,拥有10项专利及48项著作权,并参与编制3项国家标准和6项行业标准。公司有较强的研发能力,形成了自主创新的知识产权体系,始终跟踪国内外的先进技术,可以为客户提供所有专业的网络设计服务和网络工程服务。 多年来,基石资本秉承“集中投资、重点服务”的投资理念,对于看好的项目,敢下重注大比例持股,这当然与基石资本高度重视投后管理密切相关。事实上,经基石资本投资后成功上市的企业或企业家,均与基石资本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全部返投基石旗下基金成为LP。 目前,基石资本管理资产规模350亿元,累计投资企业100家,单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1亿元,产品线从传统的PE/VC投资,扩展到并购基金、定...
6
2017 - 04 - 26
4月25日,证监会发审委公告,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成功通过IPO审核。科蓝软件是基石资本旗下的杭州先锋基石基金和济宁先锋基石基金投资的项目,两只基金在该项目中占股比例合计5.95%。 截至目前,2017年基石资本旗下的基金已经投资出三家上市公司。其中,吉大通信于1月23日成功登陆创业板,科森科技于2月14日成功登陆主板。  “2016年以来,基石资本投出的上市公司包括:欧普照明(603515)、丝路视觉(300556)、幸福蓝海(300528)、德展健康(000813)、凯莱英(002821)、科信技术(300565)、吉大通信(300597)、科森科技(603626)、科蓝软件(已过会)。”  2016年以来,基石资本投出的上市公司达9家。基石资本副董事长林凌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分析道,主要是投资的企业质量比较好,即使是在IPO暂停期间,这些企业业务和财务仍然稳健发展,于是在IPO正常和加速发行时出了好成绩。除了企业发展过硬之外,基石资本在行业选择上注重TMT、医疗健康、文化娱乐和先进制造业等领域,这些行业自身有发展空间,符合当前社会经济发展的大趋势。 目前,基石资本累计管理资产规模400亿元,累计投资企业100家,单个项目投资金额超过1亿元,产品线从传统的PE/VC投资,扩展到并购基金、定增基金等。 &...
7
2017 - 06 - 09
6月8日,科技金融行业的龙头企业北京科蓝软件系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科蓝软件”,股票代码:300663)成功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发行价格7.27元/股,开盘后即顶格涨停。科蓝软件董事长王安京、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王启文等出席了敲钟仪式。     科蓝软件成立于1999年,是一家由华尔街的金融专家和硅谷的技术精英组建,从事金融软件产品应用开发和咨询服务的专业化公司。公司的管理团队包括具备多年国内外金融系统工作经验的专家、资深技术和业务人员。基石资本旗下的杭州先锋基石基金和济宁先锋基石基金于2014年底完成对科蓝软件的投资,两只基金在该项目中占股比例合计5.95%。    “2013年基石资本就准备投资科蓝软件,但当年其融资计划已没有额度,我们没有放弃‘追求’它,在2014年科蓝软件启动下一轮融资时,坚决地出手了”,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王启文表示,科蓝软件有两大特质尤为吸引基石资本。其一,科蓝软件属于科技金融领域,1999年就成立了,在行业里积累深厚。科蓝软件的主要客户是银行,中国银行业的体量很大,随着互联网、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到来,对应的IT建设、IT服务的重要性越来越突出,因为这一块涉及到银行的效率、安全、业务的扩展、服务水平的提升等等,所以市场需求量剧增。我们判断,科技金融行业值得布局。 ...
8
2017 - 12 - 28
基石资本2017年完美收官。12月27日,深圳市新产业生物医学工程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产业)成功通过创业板IPO审核,这是继11月底开封制药借壳辅仁药业通过并购重组委审核后,基石资本在一个月内实现两个医药类项目获通过。    新产业是专业从事研发、生产、销售“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器及配套试剂”的国家级高新技术企业,其强大的研发实力和生产能力,填补了国内在体外诊断领域的空白,打破了该领域长期被国外厂家产品垄断和技术封锁的局面,公司已成为中国化学发光免疫定量分析领域的领先者。2014、2015年、2016年,公司净利润分别为2.53亿元、2.49亿元、4.52亿元,2017年上半年已实现利润2.44亿元,增长相当稳健。    对于当初投资新产业,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王启文表示,作为免疫诊断领域中的主流技术,化学发光免疫诊断凭借灵敏度高、特异性好、自动化程度高的优势在医学临床的需求极大,但国内三级医院以上的高端市场主要被国外全自动化学发光免疫分析系统所垄断。新产业是国内早批进入该细分市场且业绩突出的一家企业。2010年,新产业推出全自动化化学发光免疫分析仪,该产品已达到国际同类产品水平。基于对IVD行业的看好和新产业自身突出的表现,2014年,基石资本旗下芜湖领航基石基金重点投资了新产业。   ...
媒体报道 News

冒汗的PE:大并购前夜

日期: 2013-06-10
浏览次数: 60

理财周报记者 钱文俊 2013610

浩浩荡荡的财务核查终于落下了帷幕。

269家企业选择了撤回材料,终止审查,其中,84家企业背后潜伏着173家PE。保守估计每家投2000万元,沉淀的资金也接近35亿元。

当然,这仅仅是冰山一角,前两年全民PE热潮里,不少“傻钱”蜂拥而入,等待解套的资金更是超过万亿。

在材料大规模撤回的情况下,IPO重启之声也从3月传到了6月,现在还是只闻楼梯响,不见人下来。前门被堵,后有追兵,经历了7次IPO暂停的深圳基石创投合伙人林凌告诉记者,“我们也不知道IPO什么时候开闸,在IPO重启前,我们需要做的就是对项目精耕细作。当然,未来退出方式必然是多元化的,我们现在也在积极探索并购退出的方式,现在手头上就有两三个项目在谈并购。”

并购,已经成为了PE圈内热门的话题,有不少人直呼,中国的并购时代已经到来。

“我们现在手上有两到三个项目都在谈并购,具体的项目名称暂时不方便透露,并购这事需要高度的保密,一旦透露出来就可能黄了。”深圳一家不愿意具名的PE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目前IPO重启并没有时间表,就算往后开闸了,我们也会逐渐将更多精力放在并购上。”

这是中国PE并购大时代的前夜,理财周报记者通过大量采访,与PE业内人士交流得知,不少PE如中科招商、基石创投、达晨创投、时代伯乐、君盛投资、同创伟业等已经动了起来。

 

并购大方向

“现在LP已经变得理性,不再追求动辄10倍以上的回报了。”

 

3月底,深圳时代伯乐TMT事业部总经理兼投资总监张勇多次往返于深圳与北京,“有一次半夜接到一个电话,就得马上飞过去。”

让他如此忙碌和倍感焦虑的,是手头上的一个并购项目,“操作并购项目需要沟通每个细节,投入了很多精力,压力也很大。”

不过,6月5日,理财周报记者见到张勇的时候,他精神奕奕,笑容满面,得益于其主导的创世漫道已经实现了并购退出。

2011年,时代伯乐旗下基金进入创世漫道,成本为1500万元,2013年3月底,创世漫道被联动优势并购,时代伯乐退出年化回报超过50%。

“此前,我们也有想过将项目卖给上市公司,但是,从业务的匹配度来看,最后发现与联动优势进行整合是最优的选择,而且,被非上市公司并购流程更为顺畅和快速。”张勇表示,“TMT是一个并购特征非常明显的行业,公司需要在行业保持竞争优势,吸纳最新的技术和人力资源,就需要进行资本运作。”

“当然,我们在股东层面也做了很多工作,也召开过股东大会和董事会,深入讨论未来业务是否有天花板,以目前团队究竟还能做多大。最终,创世漫道大股东同意了被并购。并购是一件很复杂的事,需要非常专业的业务水平,更需要的是对资本市场的充分理解,对于并购标的和并购时机的选择尤其重要。”张勇补充道。

时代伯乐董事长蒋国云告诉记者,“并购必定是一个大方向,未来,我们将会投入更多的资源到并购上。”

蒋国云表示,今年曾经尝试给上市公司推荐过一个项目,对方也觉得很好,可惜去年已经做了一个类似的并购项目。

此外,他透露,“我们之前的一个项目,在进入的时期就已经预设好了往后并购退出的路径,协议里规定两年内要卖给上市公司,股份至少有一半要实现并购退出。”

对于未来,蒋国云还会利用平台的优势,对PE并购进行更多探索。

记者了解到,目前时代伯乐共有四个研究方向,分别设有对应的4个事业部,分别为医疗健康、消费品、TMT、节能环保事业部,而其母公司瀚信资产管理的阳光私募基金也主投这四个方向。

“我们在二级市场有阳光私募产品,也有一级市场的PE基金,未来,我们会在规避内幕交易的基础上,发挥一二级市场的联动优势,将手头上的项目与上市公司的资源进行广泛对接。”瀚信资产董事长蒋国云表示。

“我们嘉兴时代精选基金成立两年进行了两次分红,第一次分红是1.5%左右,去年分红为10%,一旦创业板和中小板发行新股,未来一年内我们这只基金将有6家左右的公司实现上市,回报更为可观,LP很满意。”蒋国云告诉记者,“现在LP已经变得理性,不再追求动辄10倍以上的回报了,只要基金能够给予他们稳定回报就行。”

 

269个潜在被并购标的

近期资本市场最为火热的话题,就是折戟IPO企业谋求其它方式的证券化。

 

仅半年时间,财务核查已经使得269家主动“终止审查”,这批折戟IPO,质地还不错的标的,是不差钱的上市公司瞄准的并购对象。

“这两年宏观经济下行,不少手上拥有大量现金的上市公司都希望能够低价收购不错的资产,通过并购实现扩张。上半年有两家上市公司主动找上门来,我们得知其意向后,也与项目方的大股东进行了沟通,有一个处于景气度高的行业,大股东表示还是希望等待上市,我们也非常理解。”前述不愿意具名的深圳某PE合伙人表示。

“另外一个项目属于比较传统的行业,业绩这两年也有所放缓,大股东也有了被并购的意向,我们正在努力撮合。”

记者了解到,目前不少上市公司都在努力寻找并购标的,269家撤回企业则最容易被发现。

5月27日,停牌一个多月的恒顺电气发布公告,拟以7.03元/股的价格向盐山县海英特合伙、赵德清等发行不超过6548.36万股的股份,购买河北沧海重工99%股权;公司全资子公司恒顺节能拟向赵德清支付现金购买沧海重工另1%股权。

翻阅沧海重工资料,我们不难发现,它曾是一家拟上市公司。早在2012年4月份,沧海重工便披露了招股说明书,拟登陆深交所中小板发行3000万股。然而在今年的IPO专项财务核查中,沧海重工并没有提交自查报告,状态也变更为“中止审查”;5月23日,其IPO状态已经变更为“终止审查”,表明其已经正式撤回。

沧海重工并非个例,近期资本市场最为火热的话题,便是部分折戟IPO的企业谋求其它方式的证券化。

3月13日“终止审查”的安徽惊天液压在近期宣布与上市公司方圆支承联姻,同样发生在近期的,还有两度闯关失败的中技桩业,不屈不挠的颜静刚显然不会放弃闯入资本市场的机会,将会借壳ST澄海;今年初,同捷科技被成飞集成收购,潜伏在背后的一大批PE如中科招商和达晨创投也实现了解套。

由此看来,在冲击IPO失败后,被上市公司并购或者借壳上市,已经成为了撤回企业的重要出路。当然,站在背后的PE也是乐见其成。

中科招商董秘办相关人士告诉记者,“去年我们投资企业有21个成功退出,其中6家是通过IPO,其余项目都是通过并购退出或股权转让。”

 

主动与龙头企业对接

“做并购,如今需要更加主动些。今年以来,我们加大了对龙头企业的拜访力度。”

 

如前所述,今年以来,数家折戟IPO的企业通过并购退出,也极大地振奋了不少创投,他们纷纷向记者表示,未来将会加大对并购的支持力度。

其中,发力最猛的便是硅谷天堂,去年初,在杭州的务虚会议上,硅谷天堂宣布转型,“希望能够不再靠天吃饭。”

如今,硅谷天堂并购业务集中了公司8名高管,占据了一级合伙人的1/3,对并购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硅谷天堂合伙人鲍钺曾表示,公司并购业务是其转型后最主要的业务,投资占比已超过了50%,主要参与上市公司重组和产业并购整合。

在IPO大门紧紧关闭的这段时间里,硅谷天堂手上已经有两个项目尝试并购退出,分别为富奥汽车零部件项目将借*ST盛润A上市;还有被市场人士广为称道的博盈投资定增退出方案,也是硅谷天堂的精彩手笔。

      “做并购,如今需要更加主动些。今年以来,我们加大了对已经上市的龙头企业,或者是一些细分行业企业的拜访力度。”上海一位不愿意具名的PE机构合伙人告诉记者,“通过与对方建立良好的沟通机制,了解上市公司的诉求,然后与手上的存量资源进行对接。”

对此,深圳君盛投资合伙人黄宇也深以为然,他表示,“并购方与被并购方一般业务都会相关联,有的甚至互相了解,但是双方却不知道对方的心意。我们一般主动与上市公司接触,如果能够实现资源的优化整合,企业也会非常乐意,我们也能够获利退出。”

前述上海PE机构合伙人表示,“对于并购的对象,我们认为不一定要集中在上市公司,上市公司不差钱,比较有支付能力,但是,退出的方式是多元化的。去年,我们曾经将手上的项目卖给了国有集团,也获得了不错的回报。”

“而且卖给上市公司,证监会需要业绩对赌,这正是被并购方大股东最难以接受的地方,大股东不会为了PE退出而做这样的决定。如果大股东和PE关系不错,他们也会选择主动听听你的意见,但是,PE在其中的话语权不大。”

而在前述恒顺电气的例子中,为了防止业绩变脸,恒顺电气在收购中,与沧海重工的实际控制人之一赵德清设定了业绩对赌条款,其中,赵德清承诺沧海重工的最低业绩,2013年、2014年和2015年的水平分别为4700万、5700万和6700万。根据该项承诺标准,直到2015年,沧海重工才能恢复至2011年的业绩水平。

除了业绩的问题,在基石创投合伙人林凌看来,并购后文化的整合才是关键,这也是并购最后能否达到“1+1>2”的重要因素。“现在很多并购都是买方主导,买方的文化处于强势,如果不能理解卖方的经营理念和文化,发生冲突是必然的,很多并购最终都是卖方拿到钱后走人的。最后,买方收购回来的资产就只剩下有形资产和固定资产了,原来团队市场资源和人脉的积累都会最终流失,这也导致了很多并购都以失败告终。”

 

IPO诱惑仍在

IPO退出回报依旧是最丰厚的,并购的收益会打折扣。

 


IPO是回报最丰厚的,借壳上市要减一半,并购得再减一半。

这是业内的共识。

投中集团数据显示,2012年140起并购退出案例合计交易金额为3.55亿美元,平均账面回报倍数仅为1.1倍,相较2011年的平均4.5倍一落千丈。这一数字也远逊于同期IPO退出回报,2012年VC/PE机构通过境内IPO退出实现平均账面回报为4.38倍。

“我们前期基金已经给予了投资人不错的回报,因此,即使在IPO还没开闸的情况下,我们也没有太大压力寻求别的途径退出。”达晨创投相关人士表示。

“对于我们来说,项目成长性都不错,IPO退出仍然是首选;其次,并购是水到渠成的事,目前达晨已经有28个项目IPO,他们都是细分行业的龙头,这些上市公司也有兴趣关注我们投的项目,如果时机和标的合适,产业链上会有并购等合作的机会。此外,目前IPO退出回报依旧是最丰厚的,并购的收益会打折扣。”

“我们投的项目不多,比较谨慎,企业成长性比较好,因此,还是会选择IPO作为主要的退出渠道。”基石创投合伙人陶涛告诉理财周报记者。

记者了解到,目前基石有4个项目在排队,没有被撤回的企业。

“最近有同行和产业基金主动找过来,希望能够承接我们手上项目的份额,并给出了一个非常不错的溢价,我们也在考虑当中。未来,将会有更多到期出现兑付压力的基金出现,那么,对于接盘的基金来说,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基石创投合伙人陶涛说。


Copyright ©2005 - 2013 深圳市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