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最新资讯 / News More
1
2018 - 10 - 16
2018年10月16日,基石资本投资企业迈瑞医疗正式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名称:迈瑞医疗,股票代码:300760。基石资本合伙人王启文出席挂牌仪式,共同见证医疗器械航母强势回归。上市首日市值突破800亿,医疗器械航母强势回归图注:迈瑞医疗在A股发行概况9月27日,迈瑞医疗首次公开发行1.216亿股新股,募集资金59.3亿元,本次申购价为48.80元,发行市盈率为22.99倍。上市首日,迈瑞医疗无悬念大涨44%,市值达854.27亿,如连续涨停,迈瑞医疗将有望迅速成为创业板第三家市值超千亿元的公司。 迈瑞医疗主要从事医疗器械的研发、制造、营销及服务。目前,迈瑞医疗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医疗器械及解决方案供应商,产品覆盖生命信息与支持、体外诊断、医学影像三大主要领域。2015年到2017年,迈瑞医疗分别实现营收约80亿元、90亿元、11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9亿元、16亿元、26亿元。图注:迈瑞医疗资本市场历程 有医疗器械界“华为”之称的迈瑞医疗,是继药明康德之后,第二家通过IPO回归A股的中概股,迈瑞医疗在A股上市迅速,从美国退市到在A股上市仅用了不足三年时间。医疗器械航母强势回归,迈瑞医疗未来在A股的表现也颇具想象空间。在9月底迈瑞医疗发行路演中,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表示,公司将以本次新股发行上市为新的发展契机,结合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建设,整合公...
2
2016 - 11 - 04
柔宇科技有限公司(Royole Corporation)与WARMSUN Holding Group近日共同宣布,双方正式签署最新Pre-D轮投资协议,WARMSUN Holding Group对柔宇科技投资5亿元人民币,目前投资款已全部到账。此次融资后,柔宇科技市值正式突破200亿人民币(30亿美金),成为全球科技行业成长最快的创业企业之一。柔宇科技是基石资本投资的重点项目之一,2015年8月,基石资本参与了柔宇科技的C轮融资。柔宇科技创始人兼CEO刘自鸿表示:“柔宇的使命是通过技术创新让人们更好地感知世界。柔宇自主开发的柔性显示技术、柔性电子传感技术和头戴虚拟显示技术,在国际上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支持。柔宇希望用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为下一代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带来更多可能性。此次柔宇与WARMSUN Holding Group的携手合作,将进一步帮助公司在研发、生产以及销售等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加速公司的全面发展。” 柔宇在成立后的四年内,不断开创行业内的新纪录,先后发布了:(1)可自由卷曲折叠的0.01毫米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2)透明可隐形的新型柔性传感器及其系列产品;以及(3)基于新型显示和传感技术的智能终端产品,包括首创可折叠式3D弧形巨幕头戴虚拟影院设备Royole X与Royole Moon。 柔宇的新型产品和技术已销售至全球15个国家和地...
3
2018 - 11 - 26
11月26日,基石资本投资企业同程艺龙(00780)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成为港交所OTA(在线旅游)第一股。基石资本合伙人王启文、陈延立受邀出席,见证了同程艺龙上市的历史性时刻。OTA第一股赴港上市2018年3月,同程旅游集团旗下同程网络和艺龙旅行网合并成立同程艺龙,主要致力于打造在线旅行一站式平台,业务涵盖交通票务预订(机票、火车票、汽车票、船票等)和在线住宿预订,及多个出行场景的增值服务。据艾瑞咨询的资料显示,以交易额计,同程艺龙于2017年在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排名第三。截至今日收盘,同程艺龙股价上涨26.53%,最新市值达255亿港元。早在2015年3月,基石资本投资了同程,成为同程第八大股东。提及当初投资同程旅游的原因,基石资本总裁徐伟认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一、在线旅游市场巨大。我国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有望进入全民休闲度假时代。2011年至2016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规模复合增速超过40%。二、国内在线旅游渗透率低,发展空间大。基石资本投资同程时,在线旅游渗透率不到10%,仅为7.9%,而海外发达国家在线旅游渗透率高达30%,行业发展空间巨大。三、基石资本看好同程吴志祥团队。经过一年的努力,吴志祥团队发挥了高效的执行能力,同程业绩爬升到行业第三名。2004年,同程旅游创立,早年以景区门票、机票、火车票等业务起家。2017年,同程旅游集团拆分成同程网络和同程国旅,前者与艺...
4
2016 - 11 - 11
康众已在全国已建立256个直营服务网点,13个信息化区域中心仓库,1700多名专业员工,平均每月为近3万家维修企业提供10次以上的服务,业务覆盖27省125个地级市。 AC汽车(acqiche.com)讯,国内最大的汽配供应链专业服务商——康众汽配连锁(以下简称“康众”)正式获得由高盛集团分两期投资的5000万美元B轮首轮融资并交割完成,这是高盛在中国汽车后市场的第一个股权投资项目。2015年6月,康众曾获得基石资本领投的近2亿元A+轮融资。 汽车及汽车后市场是基石资本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除了康众汽配连锁,基石资本还投资了爱卡汽车网、索菱股份(已在A股上市,股票代码002766)、车王二手车、有壹手、车鉴定等,投资布局深入产业的上下游。 成立于2013年的新康众,是国内第一批直接服务终端修理门店的B2B售后配件直营经销商,是博世、盖茨、舍弗勒、索菲玛、飞利浦、NGK、曼.胡默尔、ENEOS、3M、阿西莫、力普拉斯等众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的战略合作伙伴或专业维修网络服务商,并在全国已建立256个直营服务网点,13个信息化区域中心仓库,1700多名专业员工,平均每月为近3万家维修企业提供10次以上的服务,业务覆盖27省125个地级市。 康众汽配连锁创始人兼总裁商宝国认为,这个行业的修理厂客户对零部件的需求其实很简单:准确供应、有货、快速送达。...
5
2019 - 01 - 09
1月8日,证监会发布公告,泉峰汽车通过发审会审核,拟在上交所上市。基石资本旗下金华扬航基金投资了泉峰汽车,基石资本也喜迎2019年首家投资IPO过会企业。泉峰汽车主要从事汽车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逐步形成了以汽车热交换零部件、汽车传动零部件和汽车引擎零部件为核心的产品体系,产品主要应用于中高端汽车。在持续的技术创新、一体化资源投入及精益运营的驱动下,泉峰汽车已具备了强大的产品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逐步成为世界级汽车零部件一级供应商的一站式合作伙伴。截至目前,泉峰汽车已与法雷奥集团、博世集团等13家年销售额过百亿美元的大型跨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泉峰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91亿元、6.99亿元和9.2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4.94%;同期实现的净利润亦随之增长,分别为3859.38万元、5527.98万元和7512.72万元。对于投资泉峰汽车,基石资本主要看重三方面因素:一、优秀的管理团队,在泉峰汽车董事长潘龙泉的带领下,泉峰汽车建立了稳定、科学、国际化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二、领先的技术优势,泉峰汽车的核心竞争优势是技术优势,具体体现为先进的制造工艺、突出的模具设计能力和强大的同步设计开发能力;三、稳定的优质客户,泉峰汽车自身的生产研发能力较强,在产品质量和交货速度方面均能满足国际大厂商的严格要求,因此目前客户主...
6
2016 - 11 - 04
11月4日,深圳丝路数字视觉股份有限公司在深圳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证券简称“丝路视觉”,股票代码300556。公司股价开盘不到40分钟便上涨了44.04%。  作为丝路视觉的第二大股东,基石资本管理合伙人林凌(上图左一)、陈延立(上图右一)出席了当日的敲钟仪式。 丝路视觉的上市公告书显示,2015年公司营业收入为3.46亿元,归属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3131.8万元。 丝路视觉作为一家数字视觉综合服务供应商,始终专注于CG的技术应用与市场推广,将CG技术与艺术相结合,依托稳健的技术实力和优秀的创意设计能力,为各行业的客户提供数字视觉服务。经过十多年的积累,丝路视觉已经成为目前国内领先的数字视觉综合服务供应商。 丝路视觉表示,本次登陆A股市场,为进一步提供公司的综合实力和竞争优势提供了良好的契机。公司未来三年将继续致力于数字视觉创意和技术的应用及推广,着力把丝路视觉建设为国内一流、国际知名的品牌。 对于投资者最为关注的盈利能力问题,丝路视觉称,公司将抓住CG应用产业进入快速发展期所带来的市场机遇,发挥自身核心优势,通过有效的市场开拓措施,使公司在未来的营业收入、经营利润持续增长并达到较大的规模。 未来CG动态视觉、CG场景综合服务业务、在线渲染、影视业务、游戏美工、舞美演艺、VR虚拟现实都将成为丝路视觉业务发展和...
7
2019 - 01 - 16
1月16日,基石资本所投企业蔚蓝生物(603739)正式登陆上交所。本次公开发行股票3867万股,发行价格为10.19元/股,发行市盈率为22.99倍。今日蔚蓝生物挂牌上市,股价从10.19元涨至14.67元,涨幅44%,触及新股首日涨幅上限。由此,蔚蓝生物也成为基石资本所投企业实现IPO挂牌上市的第21家公司。  蔚蓝生物:  坚持自主创新,掌握核心技术资料显示,蔚蓝生物位于青岛市崂山区,公司主营业务为酶制剂、微生态、动物保健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并致力于为生物制造提供核心技术支持,为传统产业提供清洁节能技术,为食品安全提供绿色解决方案,全程服务农牧、纺织、食品等多个产业。身处知识及技术密集的酶制剂和微生态行业,蔚蓝生物一直坚持通过技术和产品创新提高竞争力。招股说明书显示,2015年-2018年6月,蔚蓝生物的研发投入高达2.64亿元,约占营业收入的10%,在行业中属于较高水平。当前,蔚蓝生物的技术水平和研发能力已在业内居领先地位。招股说明书显示,蔚蓝生物拥有国内授权发明专利199件、美国授权专利3件、PCT国际申请9项及国家级新兽药证书30项;曾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1项,教育部技术发明一等奖1项;主持国际合作专项、国家863课题等国家级项目33项,参与20项,并主持、参与酶制剂、动物保健行业方面的国家和行业标准制定41项;公司及其子公司先后被评为“...
8
2016 - 11 - 18
“我们既不会预测宏观经济,也不会预测二级市场,我们所能做的是,聚焦于股权投资,服务于产业链,辨明中国经济结构转型情况下的产业机会,精耕细作,不追求规模,为信任我们的投资人奉献回报,为所投资的企业茁壮成长持续服务。”  ——基石资本董事长、管理合伙人张维    题材迭出、追涨杀跌的A股市场,与基石的股权投资几乎是两个维度空间。11月18日,制药大咖凯莱英医药集团(天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凯莱英,股票代码002821)成功登陆A股,公司股票开盘即顶格大涨44%。其背后的创投股东基石资本也浮出水面。事实上,凯莱英是基石资本领投的项目,基石资本在医药领域的领投项目已连续成功运作多次。  “早期市场对企业能否做起来有不同的观点,在资本和管理等方面我们给予有针对性的支持。现在企业通过全球生物制药CMO(合同生产)方式把自己的价值体现出来了,未来我们按照招股书披露的计划,向更高的平台发展,在一些领域打破欧美主流跨国制药企业的垄断。”凯莱英董事、基石资本副董事长林凌表示。   基石资本是凯莱英的重要创投股东,在其董事会享有一个席位,这样的情况在基石资本领投的项目中很常见,便于基石资本为所投企业提供增值服务。“集中投资、重点服务”是基石资本的投资策略,基石资本目前的资产管理规模约350亿元,...
媒体报道 News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来自美日经济的启示 投资与宏观经济无关

日期: 2018-10-19
浏览次数: 182

中国基金报记者 江右


9月30日,安徽上市公司高质量发展论坛在合肥市举办,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以《与宏观经济无关的投资》为题做了精彩的主题演讲。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来自美日经济的启示 投资与宏观经济无关



张维表示,通过美国和日本龙头科技企业的发展,可以看出即使宏观经济增速一般甚至无增长,有些企业的盈利和股价仍然有非常快速的增长。纵观中美股市,市场表现与宏观经济关系并不大,因而依赖宏观数据做投资,缺乏事实和理论支撑。

 

张维认为,对于宏观经济不乐观也不悲观,更重要的是不需要太过关注,因为(基石资本)投资并不是投宏观经济,也不是投资某一个行业,投的是这个行业中的能够成为翘楚的企业!

 

张维表示,投资有两个重要的问题,第一是对企业的成长性的判断,企业家精神至关重要;第二是选择合适的价格,而不是盲目跟风。从华为的发展来看,企业不要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必须高度重视研发与创新。

 


张维和基石资本简介:

 

张维,基石资本董事长,南京大学法学硕士、北京大学EMBA金融班中欧哈佛全球CEO班,优秀的创业投资家,多次被评为年度杰出创业投资家、中国创业投资家10强、中国最佳创业投资人。

 

张维2001年开始从事股权投资,是国内最早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目前基石资本管理了VC、PE、定向增发、并购等类型基金60余只,资产管理规模逾500亿元。

 

据统计,基石资本投资的企业已达110多家,通过IPO上市的就有21家,包括迈瑞医疗(即将上市)、科森科技、凯莱英、山河智能等,在科技与消费行业投资了商汤科技、柔宇科技、百果园等。

 


以下为张维演讲内容,基金君整理刊发,供读者参考:

 

一、美国日本经济的启示


关于宏观经济,很多专家学者都有探讨,大家都说今年可能是最困难的一年,大家对中美贸易摩擦也格外担忧,甚至引发对中国国运的担忧。以前温家宝总理每年讲“今年可能是最困难的一年”,但他可能没有料到今天比他那时候要困难多了。那么站在投资的角度来讲,中国的GDP从百分之10%以上降到了现在6.8%,是不是非常糟糕了,假设中国经济增长率降到2%,又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美国的经济增长率在过去几十年间,大部分时间徘徊在2%左右,甚至1982年和2009年为负增长。可以说,与中国相比,美国的经济增长率低多了,但是过去这几十年间,美国依然是全球经济的领头羊和发动机。


美国纳斯达克上市企业的利润增速大大高于美国GDP的增长率,其中一批优秀科技类企业表现更为突出,比如 Facebook和苹果,近10年Facebook净利润复合增长率69%,苹果28.45%。由此,我们对比1998年和2018年美国前十大市值公司可以看到,2018年80%的都是新面孔。其中,2018年排名第一的苹果市值已经从2008年的500多亿美元增长到了现在10000亿美元。这说明,尽管美国经济总量增长的速度并不快,但美国经济的整个产业结构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我们也可以看出在大经济环境里,企业总是“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有的企业在崛起,有的企业在衰落。

 

图1:1998年-2018年美国前十大市值公司变化: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来自美日经济的启示 投资与宏观经济无关

 

日本经济就更典型,在1989年的时候,全球前10位市值企业,日本占了7席。但是,到了2018年,全球前10位市值企业,日本一家也没有了,中国进去了两家(阿里巴巴、腾讯),美国有八家(苹果、亚马逊、谷歌、微软、脸书、伯克希尔哈撒韦、摩根大通、埃克森美孚石油),其中,美国更多的是互联网企业。

 

图2:1989年-2018年全球前十大市值公司对比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来自美日经济的启示 投资与宏观经济无关


日本经济大概在1992年经济见顶之后,它的GDP增长率一直在0左右,2017年它的GDP总量与90年代处于相同水平,可以看出这是一个无比糟糕的经济了。但是,这并没有影响日本企业的发展,依然涌现了一批优秀企业,比如优衣库、软银集团、基恩士等;还有一些大企业成长的速度非常快,像全球最伟大的汽车企业——丰田汽车市值到了1万亿 元;也有传统企业浴火重生,如富士胶卷不断发展新业务,它由传统胶卷向办公信息化、再生医疗、化妆品等方向转型,目前市值约为2.42万亿日元(约1483亿人民币)。


从日本1992年和2018年前十大市值公司组成来看,日本经济结构也发生了变化,1992年前十大市值公司有7家银行,分别为三菱银行、日本兴业银行、住友银行、富士银行、第一劝业银行、三和银行、樱花银行。到2018年,银行退位了,只剩下三菱日联金融集团和三井住友金融集团两家,其他均为优秀的制造业企业,包括汽车、通信、电子等行业企业。所以对于经济来讲,我们经常感慨“长恨春归无觅处,不知转入此中来”,就是总有一些行业和企业在轮动、在变换。就宏观经济本身的起起伏伏对于投资来讲,真的也许没有那么重要,即便在宏观经济糟糕如日本这样的国家,也涌现了一批高速增长的企业。

 

图3:日本企业发展的佐证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来自美日经济的启示 投资与宏观经济无关

 

中国经济也是如此,零几年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时候,我们对比过去十几年间中国GDP和上证指数变动曲线发现,股市涨跌与宏观经济没有必然联系。美国一百多年的历史也证明了这一点。因此,依赖宏观数据做出投资决策缺少事实和理论上的支撑。


总结而言,对中国经济来讲,我的看法既没那么悲观也没那么乐观,我经常和朋友讲,你不用去理会它,因为中国经济、中国国运以及中美贸易之争,你既无法预测又无法把握,对无法预测无法把握的事情,你仅仅是可以了解一下。


有人告诉你今年的GDP增长是7%,有人告诉你是6.5%,这种预测即使准了又有什么意义。每年各大券商为了业绩会推出股指的预测,绝大部分都是错的,各大金融机构也会推出对中国GDP的预测,他们绝大部分都对了。但对你的投资,你认为有什么帮助。


相比经济学家而言,我们更加不懂宏观经济,也没办法预测宏观经济,即便预测对了,帮助也不大,经济增长无论是7%还是6%、甚至是1%,它都不影响我们的投资,为什么?


我们投资并不是投宏观经济,也不是投资某一个行业,我们投的是这个行业中的能够成为翘楚的企业!

 

二、投资的本质:

寻找像华为一样伟大的企业

 

投资的核心是什么?是微观的企业主体。所以我觉得投资来讲,你如果能回答两个问题就差不多了。格雷厄姆的学生巴菲特也说,投资要理解两件事:一是一个公司值多少钱,二是如何理解股价波动。


对基石资本来讲,我们认为投资有两个重要的问题,第一是对企业的成长性的判断。我们没办法预测资本市场,我们也没办法预测宏观经济,我们要做的是在投资时,对企业的成长性做判断。无论分析企业的产业竞争格局和企业财务报表,还是研发和市场,只需要恪守一个准则,就是对企业的成长性做一个判断,只有成长性才能对冲经济的不确定性;第二是选择合适的价格,对企业的定价要有合理的估值,而不是简单的盲目跟风。


我们认为决定企业成长性更重要的因素,就是企业家精神。因为在众多相同的行业里面,由于企业家不同的行为、不同的抱负、不同的理想,他们把企业做出了完全不同的样子。    


我们把企业的成功分为依靠商业模式成功和依靠技术领先成功,相比阿里巴巴和腾讯,华为则不是靠商业模式成功,而是靠技术领先成功。华为是在众所周知的领域进行长期的艰苦努力和精耕细作而取得了成功。用任正非的话来讲,华为是因为无知而进入了通讯设备领域,华为进入这个领域的时候也并不清楚未来会怎样,彼时竞争对手朗讯、思科、诺基亚和摩托罗拉都是如此的强大。当别人在做复杂的通信设备的时候,华为还在做普通的交换机。不过,华为在营业收入仅仅是十来亿的时候,就开始大规模地投入研发,大规模的引进了西方的企业管理方式,华为几乎聘请过全世界所有的大牌管理咨询机构指导其企业管理,在任正非这样杰出的企业家带领之下,华为有20多万知识分子,其中七八万人持有股权,华为能够发展至此,任正非所展现出来的杰出的企业家精神是无可替代的。


正是依靠这些杰出的企业家和他们的企业家精神才能把企业引领出来,在IBM的历史上,出现过三位杰出的企业家,老托马斯、小托马斯和郭士纳。在郭士纳1992年接手IBM时,IBM处于巨亏状态,郭士纳以其在IBM的经历写了一本书——《谁说大象不能跳舞》,在郭士纳离开公司之后,IBM的市值曾一度低于其接手以前的市值,所以像郭士纳这样杰出的CEO对企业的作用是没办法取代的。


像任正非这样杰出的企业家,像华为这样杰出的企业,他们做到了很多企业难以做到的。我曾在深圳机场看到一幅华为的广告图,广告词写的是“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图画上是一个非洲土著,手举巨大尖锐的木篮在汹涌澎湃的激流中捕鱼,他必须站在恰当的位置,用合适的力量,才能使自己不被激流冲走且把鱼捕上。

 

图4:华为广告图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来自美日经济的启示 投资与宏观经济无关

 

任正非有一次看了一个关于二战的故事,当时德国准备对法国进行突袭,实施了“曼斯坦因计划”:法国和德国之间有一个固若金汤的马其诺防线,希特勒决定把所有的优势兵力避开马奇诺防线,改走一条大家都认为不可能通过的一个偏僻的道路——阿登山地,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集中他所有的优势兵力在短短的几十天内把英法联军打败了,直接把他们逼到敦刻尔克,电影《敦刻尔克》正是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还原。任正非由此想到一个道理,企业不应均匀地使用自己的力量,一定是要在对自己未来有意义的领域强力突破。华为去年的研发费用是897亿元,占其总营收的14.7%。相比之下,中国大部分医药企业、中国大部分技术领先企业的研发费用,连他的零头都不够。中国最优秀的医药企业——恒瑞医药,去年的研发费用是17个亿,占其总营收的12%。而国际领先的医药研发企业——罗氏去年的研发费用是800多亿,占其总营收的27%。由此可以看出中国几千家做药的企业的老板都是糊涂的,因为他们不知道企业的未来在于新药的研发,而不是其他。医药企业过去可以靠营销渠道取胜,靠建立一条通向医院院长、药房主任的灰色的利益链,就可以把药卖出去了。基石资本也曾投过一家做仿制药的企业,从零做到了约八九亿的利润,我们曾经赚了100多倍。但是那是过去,医药企业的未来、中国大部分企业的未来都应该在研发领域,它们应该在未来有机会的领域,集中精力和资源,心无旁骛寻求突破以图长远发展。


第二幅广告是华为内部的资料,二战的时候苏联的伞兵曾一度死亡率很高,不是因为德军的火力很猛,而是因为跳伞的时候很多降落伞包没有打开,跳下去就死了。苏联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降落伞生产出来了之后,让车间的厂长先跳,很快降落伞的质量就提高了。任正非用它来讲什么道理?人才培养。


近些年流行过互联网、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等五花八门的新概念。对于这些新概念,华为提出来:我们所有的研发、所有的产业,如果不集中于解决自己问题,那么我们就做了大量没有用的研发,由此占用了公司资源,分散了公司人才,你不使用这些技术,这些人才带着技术辞职了,任正非深刻地认识并解决了这一点,不在非战略机会点上消耗战略竞争力量。


这些非常简单的道理,中国绝大部分企业家没有搞明白,像通讯公司,一直在做房地产业务,而华为一点也没做。做企业,一定是心无旁骛、苦心孤诣、寻求突破,才能取得长期的成功,但这种非常简单的道理却没有多少企业家能明白,中国的几百家医药上市公司中却没有几家认真投入做研发,研发费用最高的恒瑞医药为十几亿元。我相信他们是糊涂的,所以我觉得对投资来讲最重要的并不是宏观经济,而是远离这种跟风式的投资。

 

三、远离跟风式投资


在市场热的时候,大部分企业都是跟风式投资,什么热重组什么。对于基石资本来讲,我们是不追风口不赌赛道的,我们认为吹上半空中的猪迟早是要跌下来的,我们也不去追逐所谓大众情人。


对于这些年的风口,大家可以看到这样一幅图,2011年“千团大战”,美国有一家做团购的企业Groupon成功了,中国立刻涌现出5000家团购网站;再看2015年“百播大战”,整个国内做移动直播平台超过200家,拿到融资的公司就有100家以上,但之后由于营业模式单一以及对整个行业的整治,2017年开始了倒闭潮,且头部企业也未达预期;2016年是共享经济热,一度自行车颜色都不够用了;当下,流行的则是造车新势力,现在有500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它们有未来吗?我们安徽人李斌创办的企业——蔚来汽车也在其中,已在美国上市了。我们的理解是,你可以用互联网的思维去运营车,但你并不能用互联网的思维去造车。我们认为造车需要积累,像最优秀的造车新势力企业——特斯拉,经过15年发展年产能仅仅10万辆,连续亏损了15年。由此可以理解造车需要很长的时间内去积累。为什么特斯拉在美国受到尊重?因为美国资本市场的文化高度尊重你从0到1的发展,认为他有创造、有新意。但中国的500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大多数做的却是从1到2,也就是去模仿别人。仅靠一时间的脑袋发热圈到了钱,未来是很难持续的,我预测这500家造车新势力企业大部分会死亡,只有少数善于融资的会活下来。


对于基石资本来讲,我们认为大部分共享经济和造车新势力这类依靠商业模式发展的企业是没戏的。如果企业长期靠烧钱来催生,那么在500家烧钱的企业中,你怎么能投到最后没烧死的那一家?这类依靠商业模式发展的企业是容易被复制的,它没有太多的门槛。相比之下,我们会更多的青睐一些有底层技术的高科技企业。像我们投过的柔宇科技、商汤科技等,它们起步就拥有了世界级的技术。当然,我们也投了少数的依靠商业模式成功的企业。


最终来讲,我们还是看企业的风格是不是务实,是否依赖于烧钱。我们的投资相对比较集中。跟我们的同行比,我们投资企业的数量仅仅一百来家,我们管了500多亿资金,仅投资一百来家,这个数量远远少于同行。我们认为大部分项目都是平庸的,重点在于有意义的项目,并对有意义的项目进行重点投资。就像优秀的棒球运动员严格界定了自己击球的方式,他只需要抓住一些有把握有意义的大的击球机会,把大部分平庸的机会放过去,就可以取得非常优秀的成绩。


四、远离忽悠式重组


从前面讲到华为的例子来看,华为根本就没有发展其他业务,仅仅在通讯设备领域苦心孤诣、长期奋斗。对大部分上市公司来讲,它做的事是比较杂的,心态也是比较浮躁的。


截止到2018年6月,有837家上市公司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约占全市场的24%,如果把国有企业去掉之后比例更高,因为股权质押触及平仓线的更多的都是民营企业,超过1/3的民营上市公司做了股权质押,触及了平仓线。本质上来讲是因为他们心太急、着急高杠杆收购资产,进行所谓的市值管理,有的企业仅仅是花了几百万,通过多重杠杆捆了几十个亿,控制了三家上市公司,然后通过隐蔽的方式把自己的关联资产以高溢价注入上市公司,这种方式在某种程度上来讲,其实就是一种欺诈,比如说像某家医疗企业,他精心做了一个局,借市值管理的名义行操纵股价之实。像这种企业我过去调查过,我把这种企业老板控制多个上市公司、长期做重组的称之为妈咪。我跟我的同事们讲,这种人从来没打算用心做企业;像某互联网视频企业,号称是小乐视有300多亿市值,跌到了三十几亿,乐视网由2015年的1500亿市值调到现在的150亿,那么这些企业都是什么?都是打造各种时尚时髦的概念,去忽悠重组,这种所谓并购就是拼凑,是忽悠式跟风式的重组,没有用心去理解和做好自己的主业,所以这些企业很快就变成一地鸡毛,像乐视和暴风集团都跌了85%以上。


那么如何跨越上市公司这种忽悠式重组、忽悠式并购的雷区。我觉得最重要的是放平自己的心态,不要想着赚快钱。在未来有意义的领域,像恒瑞医药一样的,长期做研发,长期做投入,像华为这样心无旁骛、苦心孤诣。在未来有意义和机会的领域持续投入,这是最重要的。



Copyright ©2005 - 2013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