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最新资讯 / News More
1
2018 - 10 - 16
2018年10月16日,基石资本投资企业迈瑞医疗正式登陆深圳证券交易所。股票名称:迈瑞医疗,股票代码:300760。基石资本合伙人王启文出席挂牌仪式,共同见证医疗器械航母强势回归。上市首日市值突破800亿,医疗器械航母强势回归图注:迈瑞医疗在A股发行概况9月27日,迈瑞医疗首次公开发行1.216亿股新股,募集资金59.3亿元,本次申购价为48.80元,发行市盈率为22.99倍。上市首日,迈瑞医疗无悬念大涨44%,市值达854.27亿,如连续涨停,迈瑞医疗将有望迅速成为创业板第三家市值超千亿元的公司。 迈瑞医疗主要从事医疗器械的研发、制造、营销及服务。目前,迈瑞医疗已经成为中国最大的医疗器械及解决方案供应商,产品覆盖生命信息与支持、体外诊断、医学影像三大主要领域。2015年到2017年,迈瑞医疗分别实现营收约80亿元、90亿元、112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约为9亿元、16亿元、26亿元。图注:迈瑞医疗资本市场历程 有医疗器械界“华为”之称的迈瑞医疗,是继药明康德之后,第二家通过IPO回归A股的中概股,迈瑞医疗在A股上市迅速,从美国退市到在A股上市仅用了不足三年时间。医疗器械航母强势回归,迈瑞医疗未来在A股的表现也颇具想象空间。在9月底迈瑞医疗发行路演中,迈瑞医疗董事长李西廷表示,公司将以本次新股发行上市为新的发展契机,结合募集资金投资项目的建设,整合公...
2
2020 - 06 - 16
图:基石资本副董事长林凌与金宏气体董事长金向华于金宏气体敲钟现场“只要你对中国的制造业有信心,投资金宏气体就一定不会错。”基石资本董事曾琴芳简明有力地表达了基石资本对金宏气体的信心。曾琴芳表示,金宏气体是基石资本最快做出投资决策的项目之一,因为这个中国气体行业领军企业的价值是如此的清晰:只要中国制造业继续向前发展、转型升级,工业气体行业就会有确定性的高增长。同时,金宏气体的产品具有泛行业的特点,这也使得金宏气体抗行业周期能力更强,公司业绩相对更稳健。金宏气体董事长金向华也曾表示,“为什么说气体是永远的朝阳产业?因为随着节能减排、环境治理,随着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会不断出现新的应用场景,也需要新工艺、新技术”。6月16日,这家让基石资本如此笃定的企业在科创板上市了。金宏气体(688106)本次发行价为每股15.48元,收盘价为38.93元,涨幅达151.49%,总市值达188.55亿元。在四家特种气体上市公司中,金宏气体发行日的市值跃居第一位,远超凯美特气、华特气体、和远气体。气体是“工业的血液”,与中国制造业共成长工业气体是“工业的血液”,是发展先进制造业的重要基础性材料,因此,工业气体行业发展历程与中国经济的向上牢牢结合在一起。成立于1999年的金宏气体,正是其中绝佳的写照。自2001年中国加入世贸组织后,中国的工业化生产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起来。刚成立的金宏气体也瞄准了这一...
3
2016 - 11 - 04
柔宇科技有限公司(Royole Corporation)与WARMSUN Holding Group近日共同宣布,双方正式签署最新Pre-D轮投资协议,WARMSUN Holding Group对柔宇科技投资5亿元人民币,目前投资款已全部到账。此次融资后,柔宇科技市值正式突破200亿人民币(30亿美金),成为全球科技行业成长最快的创业企业之一。柔宇科技是基石资本投资的重点项目之一,2015年8月,基石资本参与了柔宇科技的C轮融资。柔宇科技创始人兼CEO刘自鸿表示:“柔宇的使命是通过技术创新让人们更好地感知世界。柔宇自主开发的柔性显示技术、柔性电子传感技术和头戴虚拟显示技术,在国际上受到了广泛的关注和支持。柔宇希望用科学与艺术相结合的技术创新,为下一代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带来更多可能性。此次柔宇与WARMSUN Holding Group的携手合作,将进一步帮助公司在研发、生产以及销售等领域投入更多资源,加速公司的全面发展。” 柔宇在成立后的四年内,不断开创行业内的新纪录,先后发布了:(1)可自由卷曲折叠的0.01毫米全球最薄彩色柔性显示屏;(2)透明可隐形的新型柔性传感器及其系列产品;以及(3)基于新型显示和传感技术的智能终端产品,包括首创可折叠式3D弧形巨幕头戴虚拟影院设备Royole X与Royole Moon。 柔宇的新型产品和技术已销售至全球15个国家和地...
4
2018 - 11 - 26
11月26日,基石资本投资企业同程艺龙(00780)在港交所成功上市,成为港交所OTA(在线旅游)第一股。基石资本合伙人王启文、陈延立受邀出席,见证了同程艺龙上市的历史性时刻。OTA第一股赴港上市2018年3月,同程旅游集团旗下同程网络和艺龙旅行网合并成立同程艺龙,主要致力于打造在线旅行一站式平台,业务涵盖交通票务预订(机票、火车票、汽车票、船票等)和在线住宿预订,及多个出行场景的增值服务。据艾瑞咨询的资料显示,以交易额计,同程艺龙于2017年在中国在线旅游市场排名第三。截至今日收盘,同程艺龙股价上涨26.53%,最新市值达255亿港元。早在2015年3月,基石资本投资了同程,成为同程第八大股东。提及当初投资同程旅游的原因,基石资本总裁徐伟认为主要有以下三方面:一、在线旅游市场巨大。我国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有望进入全民休闲度假时代。2011年至2016年,中国在线旅游市场规模复合增速超过40%。二、国内在线旅游渗透率低,发展空间大。基石资本投资同程时,在线旅游渗透率不到10%,仅为7.9%,而海外发达国家在线旅游渗透率高达30%,行业发展空间巨大。三、基石资本看好同程吴志祥团队。经过一年的努力,吴志祥团队发挥了高效的执行能力,同程业绩爬升到行业第三名。2004年,同程旅游创立,早年以景区门票、机票、火车票等业务起家。2017年,同程旅游集团拆分成同程网络和同程国旅,前者与艺...
5
2020 - 06 - 04
人皆爱美,天性使然!得益于移动互联网和电商的飞跃式发展,“美丽行业”逐渐蔚为大观,“美丽行业”的头部企业,正在各个细分赛道上放射出新经济、新商业、新模式的光芒。6月4日,基石资本所投企业丽人丽妆的首发上市申请获证监会审核通过。丽人丽妆是国内美妆领域最大的一站式网络零售服务商,也是全球最大的化妆品线上专柜服务商。公司成立于2007年,从相宜本草起家,陆续获得欧莱雅、LVMH、爱茉莉太平洋、高丝、汉高等国际11大化妆品集团授权合作,目前运营着施华蔻、兰芝、雅漾、雪花秀、奥伦纳素、相宜本草、雪肌精等60多个品牌的天猫旗舰店。丽人丽妆合作品牌丽人丽妆商业模式可以简单理解为电商代运营,即经品牌授权,在天猫等电商平台运营品牌官方旗舰店。具体业务包括品牌形象塑造、产品设计策划、整合营销策划、视觉设计、大数据分析、线上品牌运营、精准广告投放、CRM管理、售前售后服务、仓储物流等全链路提供线上服务,帮助品牌方提升知名度与市场份额。2016年至2018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20.2亿、34.2亿和36.1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81亿、2.27亿和2.52亿元,三年营收和归母净利润的复合增长率分别达到33.9%和76.4%。而在与国际知名美妆品牌持续合作的同时,丽人丽妆也在积极观察行业变化,发掘极具发展潜力的品牌,通过专业的线上品牌营销和运营放大品牌的销售额,同这些品牌形成更紧密的合作关系。同时,...
6
2016 - 11 - 11
康众已在全国已建立256个直营服务网点,13个信息化区域中心仓库,1700多名专业员工,平均每月为近3万家维修企业提供10次以上的服务,业务覆盖27省125个地级市。 AC汽车(acqiche.com)讯,国内最大的汽配供应链专业服务商——康众汽配连锁(以下简称“康众”)正式获得由高盛集团分两期投资的5000万美元B轮首轮融资并交割完成,这是高盛在中国汽车后市场的第一个股权投资项目。2015年6月,康众曾获得基石资本领投的近2亿元A+轮融资。 汽车及汽车后市场是基石资本重点关注的领域之一,除了康众汽配连锁,基石资本还投资了爱卡汽车网、索菱股份(已在A股上市,股票代码002766)、车王二手车、有壹手、车鉴定等,投资布局深入产业的上下游。 成立于2013年的新康众,是国内第一批直接服务终端修理门店的B2B售后配件直营经销商,是博世、盖茨、舍弗勒、索菲玛、飞利浦、NGK、曼.胡默尔、ENEOS、3M、阿西莫、力普拉斯等众多国内外知名品牌的战略合作伙伴或专业维修网络服务商,并在全国已建立256个直营服务网点,13个信息化区域中心仓库,1700多名专业员工,平均每月为近3万家维修企业提供10次以上的服务,业务覆盖27省125个地级市。 康众汽配连锁创始人兼总裁商宝国认为,这个行业的修理厂客户对零部件的需求其实很简单:准确供应、有货、快速送达。...
7
2019 - 01 - 09
1月8日,证监会发布公告,泉峰汽车通过发审会审核,拟在上交所上市。基石资本旗下金华扬航基金投资了泉峰汽车,基石资本也喜迎2019年首家投资IPO过会企业。泉峰汽车主要从事汽车关键零部件的研发、生产、销售,逐步形成了以汽车热交换零部件、汽车传动零部件和汽车引擎零部件为核心的产品体系,产品主要应用于中高端汽车。在持续的技术创新、一体化资源投入及精益运营的驱动下,泉峰汽车已具备了强大的产品研发和生产制造能力,逐步成为世界级汽车零部件一级供应商的一站式合作伙伴。截至目前,泉峰汽车已与法雷奥集团、博世集团等13家年销售额过百亿美元的大型跨国汽车零部件供应商建立了合作关系。 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泉峰汽车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91亿元、6.99亿元和9.23亿元,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24.94%;同期实现的净利润亦随之增长,分别为3859.38万元、5527.98万元和7512.72万元。对于投资泉峰汽车,基石资本主要看重三方面因素:一、优秀的管理团队,在泉峰汽车董事长潘龙泉的带领下,泉峰汽车建立了稳定、科学、国际化经验丰富的管理团队;二、领先的技术优势,泉峰汽车的核心竞争优势是技术优势,具体体现为先进的制造工艺、突出的模具设计能力和强大的同步设计开发能力;三、稳定的优质客户,泉峰汽车自身的生产研发能力较强,在产品质量和交货速度方面均能满足国际大厂商的严格要求,因此目前客户主...
8
2020 - 08 - 08
8月7日,基石资本所投企业东来股份的科创板首发上市申请获批通过。继埃夫特、赛诺医疗、博瑞医药、金宏气体之后,基石资本再次收获一家科创板企业。东来股份成立于2005年,主营业务为提供基于先进石化化工新材料研发的高性能涂料产品,包括汽车售后修补涂料、新车内外饰件及车身涂料、3C消费电子领域涂料,其中,销售汽车售后修补涂料的同时公司提供专业的现场颜色调配服务。东来股份是汽车涂料行业的领先企业。在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年会2019年发布的“汽车涂料中国专利统计分析年度报告”中,东来股份名列中国所有汽车涂料企业第三,也是前五名中的唯一一家本土企业。东来股份的主要品类为汽车售后修补涂料,该行业中供应商向品牌汽车主机厂或其品牌授权4S店销售汽车修补涂料,需要取得汽车主机厂对汽车售后涂料供应商进行准入认可。而在获得汽车原厂认证或汽车主机厂供应商准入资格的主流汽车售后修补涂料品牌中,中国的汽车售后涂料市场呈现“5+3+2+1”的市场格局,即5家欧美品牌+3家日本品牌+2家韩国品牌+1家中国品牌,其中唯一的中国品牌就是东来股份(Donglai)。东来股份下属的 onwings®/onwaves®、高飞®品牌获得了全球大多数主流汽车品牌原厂认证或汽车主机厂供应商准入资格,而且是一汽大众、一汽奥迪、东风日产、长安福特、上汽通用、沃尔沃、林肯中国、英菲尼迪等20多个汽车品牌的一级供应...
名家论坛 News

周其仁:突围集(上)

日期: 2019-05-09
浏览次数: 100

周其仁:突围集

本文是著名经济学家、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先生在基石资本年会上的演讲。

本次基石资本非常荣幸地邀请到了周教授就中国经济的突围道路分享自己的真知灼见。周教授堪称中国改革的活化石和鼓手,一直倡导真实世界的经济学,对中国经济的体制成本与中国企业的创新问题有着极为深入且独到的研究,推进了中国的改革与发展进程,影响深远。

本次演讲,周教授以《中国经济突围说》为题,深入解读了中国经济因何被围、突围方向以及胜算几何。观点高屋建瓴、鞭辟入里,却又极接地气、幽默风趣,值得诸君细细品读。

周其仁教授曾于2017年作《突围集》一书,把脉中国经济,解读改革的当下与未来路径,谨向诸君推荐。(网上误作“突围记”,在此也替周教授澄清。)

 ———————————————————————————————————— 

周其仁:突围集(上)

各位好,今天我把自己的想法跟大家作一个分享。中国经济这两年,也许还包括未来的几年,基本就处在一个突围的状态。为什么要突围呢,我们被什么力量围住了呢?

主要是两个力量,一个是全球格局正发生所谓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国正当其中,被围住了,另一个力量是我们自己多年的高速增长带来的国内经济的一些变化,这也把我们围住了。那么,能不能完成这次突围,关系到中国能不能晋升到现代化强国的行列,同时也对全球经济走向会产生一些外延式的影响。这就是我今天想跟大家分享的主要内容。


这个世界跟过去再也不一样了

我这个看法其实2017年就形成了,当年我出了一本小书,当时想了想,书名就拟为《突围集》。那个时候很多看法还不同,因为要回顾改革开放40年,很多国人更多地看到自己的经济发展和成就,这也是对的,但在2017年的一些调查研究中,我们也确实看到一些麻烦的现象,某种局势已经形成了。

我先讲讲国际上的一些情况。我并不是国际问题尤其是所谓中美贸易问题的专家,我只是用经济学的视角和基本构造来帮助各位去理解,为什么全球形势发生了这么深刻的变化。战后的全球局势简化地看,可以说就是一个“穷经济”和一个“富经济”。富经济的特点是人均资本多,人口、劳动力不多,但资本的积累量非常雄厚,因此生产率高,收入就高。穷经济正好相反,人数很多,劳动力很多,但没有资本积累,这个资本既包括物质资本,也包括知识资本。资本不够,生产率就低,主要依赖自然给予的力量,所以生产力低,导致了穷困。

这是两个基本的经济板块,就是战后所谓的“南北问题”,即一富一穷。大家注意到这张图中间有一道蓝色的壁垒,战后我们长期处在这两个经济体各自的阵营内,相互之间是不怎么开放的。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一个原因是,包括中国在内,都是二战以后独立的,对国家主权看得非常重,所以当时的整个认识包括对发展经济的认识,都认为要维护国家主权,就要关起门来搞经济,不能随便让外国技术、外国资本、外国商品进来,要用国家政权把这些东西挡在外头,空出一个国内市场,来发展民族经济。

当时普遍是这样的认识,当然也由于一些外部事件,如中国参加了朝鲜战争、台湾海峡局势、西方对中国的封锁等各种原因。总之,一穷一富的两个经济体,收入差别非常大,中间有一个壁垒,互不相通。邓小平非常重要的一个贡献就是率先在我们已经拥有了可靠的国家主权的情况下,主动开放,拆掉壁垒,引进外资,大胆地开放国人对外部世界的了解,让信息、科技、知识、商业模式、市场打通。这样一来会发生什么变化?

穷国这么点资本,富国那么多资本,现在打通了,原来穷国是不可能得到发达国家资本的,打通后,穷国可以和发达国家的劳动力一起利用这些资本。人工也打通了,虽然移民还没有那么开放,但各国劳动力生产的产品是可以贸易的,其中一部分服务也可以贸易,只要可以贸易,就相当于人力资源在全球范围内有相当大程度的流通。

一打通,竞争就会激烈得多了,因为原来有壁垒,原来富国的人跟穷国的人之间没有什么关系,他们自己过自己的好日子,挣高工资,过现代化生活,壁垒打通之后,情况就完全不同了。但这个局面刚开始时你看不出来,我们中国人的经验就是这样,刚开始我们什么都不会,你的产品对发达国家的产品没有竞争力,但是事情会变化,只要持续地开放,持续地吸引外资,持续地让新技术进来,再穷的国家,人民还是肯学习的。

只要肯学习,开放了的穷国学习曲线就会升得比较快,所以,所谓全球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从经济角度来看,就是从这样一个基础演变来的,就是从差距很大的这样两个经济体之间有严格壁垒,到去除壁垒,所以这个世界跟过去再也不一样了。你简单分析一下,在这个经济版图上,到底哪个部分发生了变化,产生了竞争呢?

 

中国几十年来的高速增长就是成本领先

我们先来看发达国家。以华尔街为代表的资本家是非常欢迎全球化的,道理很简单,因为发达国家以前只为那十一二亿人口服务,现在全世界都来争取这个资本的服务,它的相对稀缺性提高了。我们都知道马云很厉害,马云融资也是到华尔街去融来的,如果不是在美国上市,阿里巴巴今天恐怕也不可能是一个几千亿美元市值的公司。

华尔街为全球服务,赚全球的钱,全球化越是高歌猛进,它的业绩就越好。硅谷为代表的高科技部门也是欢迎全球化的,因为过去高科技的市场就是这么一个只有十一二亿人口的发达国家市场,现在中国一开放,印度一开放,全世界一开放,光一个Windows全球卖了多少?一个苹果手机全世界卖了多少?现在它们服务的对象已经远远超出了发达国家的边界。

但并不是发达国家的所有板块在全球开放中都得到了同等的收益,技术含量不太高的这些行业、部门、地区、工人,其中也包括一些白领,它们的情况是不同的。刚才在听会的时候,我大概看了看我们这个会场,我们这个行当大概30年前是没有的,做投资这个领域的人都是在中国经济的开放、增长中长出来的,原来没有人做我们今天会议主题所关注的投资、PE这些事情,原来只是发达国家的那些人在做。现在又新冲进去了这么多人,所以竞争是很无情的。

最先受到冲击的就是中国人最早学会的那些制造,组装之类的基础工业流程,这个逻辑大家看得很清楚,中国人一旦学会了什么,发达国家的一部分人就有麻烦了。因为发达国家的人工薪水已经很高了,我们是从穷往富走,他们是从高处往低调,这个刚性是很大的,是很难调过来的。

不发达国家也并非每一个板块的收益都是一致的,为什么沿海先富起来?因为这一波增长的源头是战后积累的资本和技术,谁靠近这个源头,谁先得到,就先富起来。国内的公民中懂一点英文的,知道一点新知识的,能跟发达国家打交道的,都是先富起来的人。所以全球化到来的景象非常有意思,一方面人类得到了空前的发展机会,形成了一个空前未有的大市场,但是,富国、穷国国内矛盾积累的程度也是前所未有的,收入差别的分化在发达国家很醒目,在发展中国家也醒目。 


这是前两年很流行的一本书《21世纪资本论》,19世纪有马克思的《资本论》,那是资本主义的早期,劳动关系尖锐,收入差别非常大。为什么21世纪又来一个《资本论》?大家看看这位法国经济学家搜集的一些资料,这张图是美国的基尼系数,是衡量美国人收入差别的指标。大家看到战前基尼系数达到了很高程度,战后收敛了,一直到八九十年代,这个指数调头又升上去了,就是因为开放,中国来了,印度来了。这个系数差不多又恢复到了战前的水平,形成了一个马鞍形,中间是很大的一个低洼。

另一张是欧洲的发达国家,趋势的具体形态有一些不同,但基尼系数变化的类型是一样的。所以出现了占领华尔街,出现了1%和99%的人口之间的矛盾,贫富的差距非常大。华尔街是为全球服务,是为马云的阿里巴巴这样的公司服务,当然挣大钱,但是美国的蓝领工人是要和中国的制造业竞争的,他们的情况呢?这是另外一个故事。

这是前年我在宾夕法尼亚州去看了看美国的一家钢铁公司,过去它非常辉煌,美国第一艘航空母舰的甲板是它供货的,圣弗兰西斯科金门大桥的钢材也是它供货的,现在我们看到它已经“锈”了。照片还不能反映我们在现场感受到的震撼,公司关闭了,巨大的工厂遗骸还在,人连拆除的力量都没有了。作为一个中国经济学家,这个现象对我来说并不难懂,因为日本、韩国、中国的钢铁起来了,河北的钢铁起来了,全世界的竞争就是物美价廉这么一个原则。战后在封闭的情况下,美国钢铁这类传统制造业的工资已经达到了很高的水平,它是没办法跟一路追赶的发展中国家的产品比价格的。在竞争中这样关掉的制造产业的公司当然不止一个。

这是美国新的经济地理图,出现了一个新词叫做“锈带”,美国的南部原来是奴隶制,工业化大致集中在东北部,图上颜色越深,锈得越厉害,倒闭、失业就越严重。多年来中国人埋头干自己的事情,没有抬头去看看我们的进步给全球其他地方带来了什么变化。对于特朗普,据我了解,美国的知识分子、学术机构可以说都看不上这位总统的作派,但从选举政治来说,他还真有民意基础。大家看他的票仓,与锈带的分布之间有很好的重合度,大国对外政策是对内政策的继续,对内摆不平,它当然要对外去寻找解决的办法。这是我理解的为什么会有单边主义、保护主义、中美贸易摩擦,所有这些新闻的曝光度很高,但事件背后有非常朴素的经济基础。

我们再来看中国国内发生的变化。这是2008年纪念改革开放30周年的时候,我们与美国经济学家罗纳德·科斯在一起,他是1991年经济学诺贝尔奖获得者。他用自己的奖金在中国大概请了50多位包括学者、基层干部、企业家们,请大家去芝加哥一起研究中国的经验。这是我当时的一篇论文,想回答一个问题:中国到底做对了什么事情,才会从1978年的状态变成2008年的状态?主要就是做了改革开放嘛,人口多,又穷,不开放,就是关起门来穷,一开放,却发现穷就是竞争力。


穷不就是成本低嘛,所以开放的意义真是大极了!我们过去工人、农民的收入都不高,人穷,但我们的体制很贵,它受苏联模式的影响,有着极大的束缚性,很多事情你就是不可以做,分明做了对国家、对经济有好处,但就是不能做,自己把自己绑起来,过穷日子。邓小平对外开放,对内最重要的改革就是把这些体制束缚扒掉,让实践去检验一下,是不是真的不可以做。这么多人口,国家又招不了工,怎么就不能搞民营企业?怎么能死守着多年前的教条,说雇用7人是小业主,雇佣8人就是资本家了?做起来试试看吧,就这样走出来了。

第三条最重要,中国各行业、各阶层的人都是肯学习的,发展经济最根本的动力就是每个家庭、每个人都想改善生活,只要有机会,人们会对机会作出反应。这三条原因加到一起,就成就了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基础。但是,要非常清醒地看到,这三条加到一起,加出来的东西叫成本优势,而世界竞争、商场竞争争的是两个东西,一个争独到性,一个争成本。要么你与众不同,要么你成本比别人便宜,中国作为一个大经济体,这几十年来的高速增长就是成本领先,对发达国家在国际市场上形成了我们的成本优势。

 

我们独到性优势还没有形成,就被围住了

独特性方面我们还差很远,还是一个后发优势,还是一个追赶的格局。包括我们现在把创新喊得这么响,但所有这些概念都是从外面来的,还是在学习人家,只不过我们现在跟得快一点了,我们自己真正优势的东西不多。所以我老是画这个图,这是2010年我去参加达沃斯会议时,在会场我获得的一个感受,这个世界就是两个海平面,发达国家有资本、有技术,为什么一开放它们就哗哗哗地往中国来?因为边际报酬率不同,一个经济体拥有某一个要素越多,它的收益率就越低,要是落到这个要素相对稀缺的地方,回报率就高了。

倒过来,中国为什么有很多东西能够出口呢?因为我们的成本优势。大家想一想,中国刚开放的时候,中国人落进口袋的收入大概是美国的百分之一,是一百倍的差距,一打开壁垒,这个对流的猛烈已经不是经济学了,这是物理学了。但成本永远存在一个诅咒,世界上经济学教科书很多,成本变化的图形从侧面看都像一只碗,它先是一路下降,等降到了最优点,就掉头向上。在座各位应该都懂这个道理,比如一个流水线刚开始生产,工人不熟练,还达不到最优技术产出,然后单位成本会逐渐下降,降到了最优点时,你扩大产能,投资,招工人,但这时投资和工人都开始贵了,扩建要占地,地也贵了。这是经济活动不可改变的铁律。

竞争无非是争,你比别人成本降得快一点,升的时候比别人慢一点,你就站住了。但是中国40年经济高速增长,成本这条线涨了多少啊!我们的成本还不光是市场竞争形成的成本,还有一些政策、法令强制形成的成本。2004年各地都抱怨说劳工成本涨得快,《新劳动法》以后,这个呼吁很高,我查了一下数据,工资总额的增长数比名义GDP高一点点,真正涨得快的是税收,是政府的地税收入、带有强制性的社保缴纳,以及政府独家垄断的一级市场向二级市场供应土地的出让金。

从1995-2012年中国经济高速成长期,大家看到这期间土地出让金的价格涨了64倍。什么生意不是在土地上进行的?所以不知不觉中,我们的成本优势一边在见到效益,一边在减弱。麻烦的是中国开放的经验又影响了多少国家,别人不会说是在学中国,但世界上只要是做对了的事情,你挡也挡不住别人要学习,你中国能开放,印度不能开放吗?我们的邻居朝鲜也要开放。改革开放没有专利权,下了决心就可以搞,所有穷国一看中国的经验,都可以搞。越晚开放,成本优势越明显,大家看越南的土地和工人什么价,印度、印尼是什么价,你去看看吧。 

中国是1980年改革开放,印度是拉奥总理1990年改革开放,前苏联1991年垮台,前苏东体系都解放出来了,现在这个局面就是我提出“突围”这个说法的由来。我们向上还没能力够着天,虽说发达国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但从竞争的独到性看,全世界的独到性还是在发达国家手里,多少好产品、好想法、好潮流,追根溯源,是从哪儿来的?我们现在讲得这么热火的大数据、云计算,都是哪儿来的?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这么凶,美国一家公司的产品却可以让全世界的消费者通宵排队,这就是天。 

那么地呢?越南的地比你便宜呀,印度的地比你便宜。中国经济高速增长40年,从全球看,我们被夹在了中间,我们的优势并不明显,独到性优势还没有形成,就被围住了,搞不好上头还会堵你。过去它们无所谓,教你一点就教你一点,给你一点就给你一点,你那么穷。可是今天中国全球第二大,引起方方面面的警觉,你看今天美国的留学生政策都大幅度收紧,不光是贸易战。别说是敏感的专业现在对中国留学生越来越不开放,连不太敏感的专业壁垒也提高了,它知道你的知识来源是在它那里。 

我们的后面还有追兵。你看印度2030年的目标是什么?成为全球第三大。只要看看中国自己的经验,你就会知道,可不要随便看不起印度,后发优势会让走在前头的国家丧失警惕,因为你洋洋自得。中国人不要觉得印度追不上,你把时间放长一些看,这个可能性是有的。


Copyright ©2005 - 2013基石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
犀牛云提供企业云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