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基石资本张维:创投业进入双杀阶段 会逐步淘汰“打酱油”者

2013.11.08 基石资本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image.png

随着十八届三中全会的临近,靴子落地的预期愈发强烈。对于已经苦熬一个寒冬的创投行业来说,即将来临的这个冬天颇有些水火两重天的味道。

  

创投机构自身如何审视眼下的困境?又如何寻找突围之道?带着这些问题,证券时报记者采访了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

  

在张维看来,目前的创投行业处于双杀阶段,弱者的弱势已然显现,但强者的强势却尚未表现。

  

从投资机会来看,他认为,未来中国经济有5年左右的艰难调整期,这一困难期也是企业收购兼并整合的时机。

  

行业进入双杀阶段

  

证券时报记者:您怎么看待目前整个创投行业所面临的形势和挑战?

  

张维:创投行业目前属于双杀阶段:一个是资本市场的低迷,长时间停止新股公开发行(IPO),这对行业影响非常显著,导致行业处于进入难、募资难、退出难的困境;另一方面,经济的长期下行趋势和大家预期又进一步加速了这种趋势。

  

过去有很多企业的成长是依靠强大的市场福利,而非自身的核心竞争力。这句话也适合于创投行业。按照清科的数据,投资活跃的创投机构有5500多家,严格来说,这里面有90%的企业都是打酱油的,他们属于机会捕捉者。就好像房地产挣钱,很多人只要拿到一块地就可以进入房地产行业一样。行业一旦进入双杀的低谷期,有些打酱油的就要逐步退出了。

  

证券时报记者:那是否意味着创投行业正在两极分化?

  

张维:我觉得创投并没有出现两极分化。所谓两极分化是强者愈强、弱者愈弱,我觉得现在是弱者的弱势已表现出来,但强者的强势还没有出现。

  

中国整个创投行业还很年轻,没有形成自己长期有效的打法和风格。观察到很多规模做得很大的同行,通过分析他们的投资案例以及获取项目的方式就可以看到,很多机构没有形成一个长期坚实的打法和投资风格。如果你还在以地毯式的方式搜寻企业,其实你所投资的企业就一定是机会型的。但从国际同行的经验来看,几乎所有优秀的创投机构一定是行业主导型的。

  

创投企业的风格形成,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历练,所以我觉得,还需要5—10年的时间来修行。

  

未来5年现并购整合潮

  

证券时报记者:现在,私募股权投资(PE)项目越来越偏向于早期投资,您怎么看待、评价这种现象?

  

张维:中国经济的蓬勃增长使一批企业走到了3000万—5000万的中等规模,3000万—5000万就是申报IPO的前夜,这是典型PE所关注的风格。随着退出渠道的堵塞以及企业增长速度大幅下降和行业竞争的日趋激烈,大家不可避免地向前和向后延伸。向前延伸,进入风险投资(VC)领域,更早发掘有价值的企业;向后延伸就是进入收购兼并领域。

  

收购兼并领域最近开始被广为看好,也是因为收购兼并的几个要素已经出现了:一个是过去中国几乎所有行业里都出现了集中度非常低的情况,只有少数行业集中度相对高一点,比如说啤酒和乳业。

  

而产业的效率是需要通过规模集聚的,这种行为不会自动产生,但在几种情形下会大量出现:第一种情况,比如企业经营遇到困难了,中国经济增速下来了,甚至城市化的速度也下来了,那么过去推动企业高速增长的动能就减弱了,企业就容易遇到资金困难,这时就会想着收购兼并;第二种情况,出现代际传承问题的时候。中国第一代企业家年龄都很大了,他们的后代未必愿意去接班,这时候企业也有出售的需求。我相信,行业的并购整合在中国将会有一波波澜壮阔的行情,这将是一股非常强劲的潮流。

  

证券时报记者:您认为,这波整合大概会经历多长的时间?

  

张维:应该会有5年左右的密集调整期,这也是中国经济艰难调整的5年,这5年未必像政府预期那样的经济增长平均能达到7%。这期间,中国企业从过去的高速增长陷入到真正的困难时期,而这困难期也是收购兼并整合的时机。因为在中国真正困难的是小企业,有一定规模的大企业已经到了能够分享中国各种红利的阶段,比如说低利率红利。大企业间的兼并更多来自规模经济与范围经济,以及资本市场压力和利益驱动。




(编辑:韦依祎,责任编辑:魏锦秋,审阅:杜志鑫)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