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连锁药房行业最大交易诞生!基石资本悉数转让全亿健康股权

2021.05.15 基石资本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5月13日,基石资本宣布将持有的全亿健康股份悉数转让给一家大型知名私募股权投资机构,本次交易为近年中国医药流通领域最大的控股型并购交易。

640-11.png
公开资料显示,全亿健康2016年成立,主营业务为药房连锁,由基石资本发起设立,为基石资本第一起创设型控股并购投资。创始管理团队具备多年资深连锁药店经营经验。
自成立起,公司定位是成为“行业内的黑马”,通过“资本+管理+机制”的模式快速发展。全亿健康在江苏收购了常州恒泰、中诚、南通济生堂;在浙江,收购了温州一正和叶同仁;在河北,收购了廊坊一笑堂。第一阶段的策略是“买地方型龙头”,以省为单位输出管理。

2017年,全亿健康完成数十亿元的B轮融资,引入弘毅投资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并在当年进驻四川三个城市,合并整合了四川省内大大小小十多个标的,且在江苏扩大了版图。第二阶段的策略是在某个区域进行“蛇吞象”式的整合,将江苏省的成功经验复制到其他省份。 

截止目前,全亿健康在全国拥有约2500家直营药房,是国内销售额排名前十的药房连锁企业。

基石资本投资部董事兼全亿健康副总裁陈书燕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公司目前发展态势良好,主要经营数据已进入医药连锁行业第一阵营,已有计划登陆境内或者境外资本市场。
基石资本在2016年创立全亿健康,就是看好医药流通行业的发展前景。数据显示,2019年医药流通市场规模超过2.3万亿。随着“两票制”改革推进,医保控费政策推动了药品的价格下降,促进了流通企业间的优胜劣汰,也直接打通了到终端的渠道,促使医药商品对终端销售比例迅速提升。除了医疗机构外,零售端的销售比重也在扩大,近几年头部的药店零售企业每年的销售额、净利润都保持15%以上的复合增长率,这对于投资机构而言是市场红利。
此外,互联网医疗的兴起,也带动了药品零售的规模。以今年在香港上市的京东健康为例,从2017年至2019年,医药和健康产品为京东健康贡献了八成以上营收,2020年,该业务板块创收近170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0%。
即便如此,相比美国和日本等成熟市场,国内医药流通的市场集中度仍有巨大的提升空间。2018年美国和日本top4企业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8.80%和34.24%。显然,在政策的推动下,兼并收购已经成为且将持续成为国内零售药店行业发展的主旋律。
目前已经登陆A股和港股市场的药房连锁企业有6家,上市公司良好的业绩也受到了二级市场投资者的追捧。
在基石资本之后,诸多机构也开始积极布局医药流通赛道,其中不乏腾讯、阿里、高瓴等资本市场的大玩家。
据陈书燕介绍,药店零售行业当下已经进入“春秋战国”时期,正在经历从“诸侯割据”往“群雄逐鹿”演变的过程,主要玩家分为几派:一派是以华润、国药、上药为代表的大型国有批发兼零售企业,一派是从区域型开店起家的民营企业,如老百姓、益丰、大参林、一心堂、海王星辰等,一派是资本发起的后起之秀,以并购为主,如基石、高瓴旗下的全亿、高济药房,还有一派是京东、腾讯、阿里,控股或参股的线上、线下零售药店布局。这种状态预计会持续几年,短期内不会出现一家独大的局面。
基石资本副董事长兼全亿健康董事长林凌表示:国内药店零售市场是一个超过4000亿元的大市场,极其分散,存量博弈,未来十年行业集中度提升的大趋势不会变。基石资本在2016年就看到了这个趋势,本着“集中投资、重点服务”的理念,率先在该领域持续加仓。当时行业整合的趋势还不像现在这般清晰,敢砸重金在这个赛道做控股型交易的投资机构尚无,基石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整合之路也经历过波折,但是方向没错。现在看来,基石打造的“全亿模式”也已经得到了充分的验证——收购标的在接管经营后,营业额和利润率均实现了明显提升,基本上都能实现三年翻番的目标。除了收购外,全亿健康近两年也加快了开新店的速度,已经形成了良好的自循环。回过头看,全亿健康发展的速度比2016年预期的更快,只花了三年时间就从0做到了50亿规模,且公司从未亏损过,这在国内非常罕见。
据林凌介绍,基石资本作为公司创始大股东,在全亿健康项目上投入了大量的心血,先后投资接近30亿元,并派多人深度参与公司运营,如:为全亿设计开放的融资平台和有效的激励机制,协助公司在人口多、消费潜力强、竞争形势适宜的城市和省份,并购区域性龙头企业,拒绝广撒网。此外,在企业发展初期把经营上的自主权更多下放到一线,总部辅以资源的匹配、零售技术的支持以及财务、信息技术、人力资源、物流、商采等方面的管控,以提高后台的效率和效益等。资本方和管理层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强强联合,取长补短。全亿健康是从0到1的尝试,也印证了基石资本在投资管理大型、控股型项目方面的能力。

对于出售公司股份,林凌表示,基石资本并非不看好医药连锁行业的发展和全亿健康的未来,此次出售更多是基于基金投资期限的考虑。未来基石资本还会持续加码大健康、大消费产业的投资。

基石资本管理资产规模超过550亿元,在消费和医疗健康领域有近20年的投资经验,布局深厚,成功投资案例包括钱大妈、百果园、丽人丽妆、同程旅游、迈瑞医疗、华大智造、凯莱英、新产业、康恩贝、普瑞眼科等。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