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让全球汽车涂上中国颜色, A股汽车修补漆第一股东来技术上市!

2020.10.23 基石资本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Make history?”

2009年,某世界500强公司的亚太总裁到访东来技术。对于onwings高飞漆,这位德国老人给出了上述评价。
“创造历史”这2个词深深地震撼了东来创始人朱忠敏。
1999年,朱忠敏在上海创办了东来技术,全部员工3人。和那个年代的绝大多数传统制造行业一样,其所处的汽车修补漆行业也处于被海外巨头高度垄断的局面。代理销售进口产品,成为当时绝大多数从业者的选择。
然而,外地青年朱忠敏却下定决心走上了一条更艰难的道路:定位高端,自主研发产品,打造一个中国人的汽车修补漆国际品牌。
创业10年后,德方的话让朱忠敏蓦然意识到,原来自己做的,就是创造历史啊。
创业20年后,2020年10月23日,朱忠敏和他的东来技术再次创造了一个历史:
东来技术成功在科创板上市,成为第一家在A股上市的汽车修补漆企业。
截至当天收盘,东来技术涨幅达123.4%,总市值逾40亿元。占股4.65%的基石资本,和伙伴一起迎来了丰收。

image.png

△基石资本团队与东来技术团队在上交所合影
 

image.png

“高飞漆,不就像癞蛤蟆嘛,咬不了人只膈应人,他们还想进主机厂吃天鹅肉?”2001年,国外某500强汽车修补漆公司的区域代表,曾如此嘲讽东来高飞漆。
这里说的“进主机厂”,指的是获得汽车主机厂和4S集团给予汽车售后涂料供应商的准入认可,有了它,涂料供应商才能向品牌汽车主机厂或其品牌授权4S店销售汽车修补涂料。可以说,全球汽车修补漆行业的唯一权威质量评价,就是汽车主机厂官方质量认证。
然而,在中国汽车行业缺乏话语权的情况下,美欧日韩汽车修补漆以产品技术、生产管理和服务体系等标准将认证门槛高高垒起,强势瓜分主流市场,东来一个刚起步的本土厂商想要拿到认证,听起来确实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
东来技术并未因此停下脚步,而是选择将难关一个个攻克。
首先是技术研发。
以涂料配方优化为例,东来在水性汽车售后修补涂料、A770超固化风干清漆、零VOC水性色漆清洗溶剂技术等领域领先全球。
比如其A770超固化风干清漆产品,采用了新一代的超固化创新技术,不需烘烤,成功实现了45分钟喷涂、25分钟风干、2小时交车

image.png

△基于高分子新材料化学反应方式的革命性创新
经过20年积累,在中国涂料工业协会年会2019年发布的“汽车涂料中国专利统计分析年度报告”中,东来名列中国所有汽车涂料企业第三,也是前五名中的唯一一家本土企业。

image.png

△2017年上汽通用五菱隆重推出E100新能源车,采用东来高飞特效漆做整车改色,风靡柳州全城。

其次是服务体系。
东来将自身定位为服务型企业,免费为客户提供定制色漆开发、喷涂技术指导、效率提升优化等其他服务,与国际品牌相比,公司产品研发迭代快、决策流程扁平化,服务人员更贴近终端客户,能够更好地适应本土市场。东来目前上千人分布在全国各个城市,无论是4S店还是经销商的需求,都能及时进行反馈,并由研究团队及时进行处理,与国内外品牌形成了差异化竞争。
举个例子,汽车修补漆最大的问题其实是颜色问题:由于日晒雨淋、使用时间、出厂批次差异等因素,看似同样颜色的汽车车身普遍存在微小色差。而要将修补漆调到和车身颜色一模一样并不简单,特别是对市占率高达70%的街边维修店来说,技术难度相当大。这就导致很多车子补了漆后就像被打了个补丁,一眼可以看出来这一块被人撞过了。
东来想了一个办法,派出专业的人员来帮4S店解决调漆问题,由此赢得了很多4S店的合作。
后来为了进一步提高效率,东来还首创了“固定色”概念并发布产品面向市场销售,自此市场上常见的80%的颜色无需再调,2小时的调色变成2分钟的取用,不仅省时省力省油漆,还增加了50%的利润。

image.png

△东来技术的固定色色卡

经过10年的努力,东来技术终于成功敲开了主机厂的大门:
2008年,东来技术拿到了日产的全球认证,创造了中国修补漆的历史。
到2020年,东来技术已经获得了全球大多数主流汽车品牌原厂认证或汽车主机厂供应商准入资格,而且是一汽大众、一汽奥迪、东风日产、长安福特、上汽通用、沃尔沃、林肯中国、英菲尼迪等20多个汽车品牌的一级供应商,此为行业中等级程度最高的合作形式。
全球绝大多数汽车主机厂严苛的质量认证名单中,东来高飞是唯一的中国或亚洲品牌。
东来股份汽车售后修补涂料获得原厂认证
或汽车主机厂供应商准入资格汽车品牌

image.png


image.png

在涂料市场,本土厂商作为后发者,无疑在竞争中处于不利地位,但不断变化的外部环境和行业形势,给予了东来技术弯道超车的希望。
首先是汽车涂料行业由“油性”向“水性”的转换。
随着环保要求的趋严,汽车涂料行业由“油性”(以有机溶剂作为溶剂或稀释剂)向“水性”(以水作为主要溶剂或稀释剂)的转换正在逐步进行中。2018 年,在国内生产的 70%以上的乘用车和 30%以上的商用车的新车涂装(主要为色漆层)已经使用水性涂料。
东来技术也很早就瞄准了这一趋势,着力研发水性漆产品,2011年5月,东来推出了onwaves第一代水性漆,实现了超强遮盖、超长储存、超高环保等全新优势,中国修补漆百年第一次实现了弯道超车!2019年5月,onwaves第二代水性漆又演变进化,开始引领世界水性汽车漆行业新标准。
其次是AI赋能百业。
利用AI与互联网提升传统制造业是大势所趋,为了解决传统汽车售后修补涂料颜色配方需要专人开发、成本高速度慢的问题,东来技术开发彩云智能颜色系统,实现了颜色配方的自由分享、海量计算、随时应用;并配以智能测色仪、自动调漆机等智能硬件,大大提高颜色配方服务效率,快速降低了单位人力服务成本。

image.png


目前,彩云网行业实名注册技师累计近2万人,每天独立IP访问量二千余次,已经建立6万多个历史颜色配方,并持续更新,不断丰富。

image.png

△东来技术本次募集资金将投入到水性漆和彩云系统项目建设中

image.png

朱忠敏曾表示,一个组织的境界,取决于它的对手。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也曾提出,看企业,产品和财务仅仅是企业的局部,对企业全面立体认知需要看到产业竞争格局,更重要的是看到高层对管理问题的认知!
如何看待东来技术的产业格局及由此而来的行业地位?
基石资本董事总经理张道涛表示,在获得汽车原厂认证或汽车主机厂供应商准入资格的主流汽车售后修补涂料品牌中,中国的汽车售后涂料市场呈现“5+3+2+1”的市场格局,即5家欧美品牌+3家日本品牌+2家韩国品牌+1家中国品牌,其中唯一的中国品牌就是东来技术
也就是说,在极强的品牌认证壁垒下,东来是国内仅有的能取得多数整机厂认证的国产涂料品牌,是唯一能与诸如PPG、BSF、艾仕得、阿克苏诺贝尔等国际巨头同场竞技的玩家。
张道涛补充,修补漆市场有着百亿市场空间,而根据基石资本调研,各个国家修补漆或者汽车漆的行业态势都是本土涂料品牌占据汽车漆市场的绝大多数份额。因此,东来作为国内修补漆行业的本土品牌领导者,在进口替代的大趋势下,以及已经取得绝大多数主机厂品牌和4S渠道的认证的基础上,随着品牌认证数以及修理厂等车后市场渠道的扩充,其市场份额有望进一步提升。

image.png

02.png

image.png

03.png

image.png

image.png

image.png

01.png



(编辑:韦依祎,责任编辑:魏锦秋,审阅:杜志鑫)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