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青豆、蚕豆、瓜子……小食品的逆袭!甘源食品上市,吃货们又立功了!

2020.07.23 基石资本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青豆、蚕豆、瓜子、果蔬……凭借这些传统小吃,甘源食品做到了上市。一方面,甘源食品契合中国休闲食品飞速发展的黄金期,消费升级的时代红利造就了一批休闲食品的上市公司;另一方面,甘源食品以创新之力,赋予传统小吃新的产品业态和营销模式,由此焕发生机,小食品里做出了大商机。


7月31日,甘源食品于深交所中小板敲钟上市,发行价为每股38.76元,开盘不久即获顶格涨幅44%,总市值52亿元。


投资甘源食品的基石资本,也由此享受到了小小青豆和蚕豆带来的巨额回报。

 

image.png

图:甘源食品严斌生董事长
与基石资本副董事长林凌


传统小吃如何“升级”?


休闲食品的行业空间毋庸置疑,在中国居民消费升级的浪潮中,越来越多的休闲食品企业乘势而上,良品铺子、三只松鼠、洽洽食品、盐津铺子、煌上煌、绝味食品这样的企业在A股形成了“休闲食品板块”,甘源食品如何在激烈的行业竞争中脱颖而出?

image.png

基石资本执行董事张道涛介绍,基石资本是2018年投资甘源食品的。彼时,三只松鼠、良品铺子等休闲食品的新业态不断出现,但对渠道的拓展和把控还是占到了主要地位,也就是说,谁占有了更多渠道,谁就能胜出,所谓“渠道为王”。而青豆、蚕豆、果蔬这样一些地方特色小吃,以前主要是街边店或小作坊的形式,生产工艺、产品包装都还处于很原始的状态,遑论什么品牌影响力了。但这类产品天然有用户,需求是摆在那里的,它们缺少的是一次“升级”,而甘源食品做到了这件事。


甘源食品创始人严斌生认为,如果重新定义原有的品类和产品,对渠道也进行“线上+线下”的重塑,达到一定体量后,收入和利润也就自然而然上来了。


具体应该如何做呢?首先是提高生产工艺自动化程度,做到标准化,这样也可以保证食品安全;其次是产品口味趋向多元化,更贴合年轻人的偏好,比如蚕豆里加入蟹黄味和芥末味,让产品焕发出新的活力,形成产品“独一无二”的定位。

image.png

图:甘源食品生产工艺


从甘源食品每个细分产品来说,也许市场空间并不是很大,比如单纯做青豆就很容易看到天花板,但如果把青豆、蚕豆、瓜子等多个品类统一起来,就会形成集群效应,体量就完全不一样了。


而这就要求市场渠道和品牌渠道的统一。


严斌生是一位很有想法的经营者,他将甘源食品的渠道从粗放式的发展转向精细化管理,在传统渠道这一块,甘源食品在卖场做专柜,让传统的各种特色小吃聚在一起,不仅降低了成本,对品牌和形象的统一也有裨益;同时大力开拓新兴渠道,很快,大量三四线城市都能看到甘源食品的产品了。

image.png

熟悉严斌生的人说,他做事非常专注,善于学习,对产品极为敏感,出差到任何一个城市,第一件事就是仔细研究同行的产品。通过一系列改革,严斌生将甘源食品的每一个细分产品都做到了最大化,用户的复购率很高。


不断开拓新产品带来的是企业收入稳定增长。甘源食品2012年只有1个亿的销售额,但到2017年,短短5年的时间内,销售额翻了六、七倍!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公司在生产端或者说供应端做了创新,最核心的就是做了产品创新。

 

 

传统小吃的“新玩法”


在消费行业,很多都是传统品类,但是如果有新的玩法,很多品类就可以得到重塑。比如白酒行业的江小白,通过新颖的富有人情味和个性化的广告语,以及互联网营销模式,成为白酒行业里的一匹黑马;而饮料行业的元气森林,主打“低糖、无糖”的概念,戳中了用户痛点,企业发展神速;再比如小熊电器做的打蛋器,深受市场欢迎,解放了人的双手、提高了客户的生活品质,公司股价在二级市场涨势凌厉;还有小孩子使用的升降学习桌椅,对小孩视力、坐姿可以起到矫正作用。这些产品的渗透率在逐渐提高,未来前景值得想象。类似于小熊电器打蛋器、学生升降学习桌椅等产品,都是在细分领域做增量。


与此同时,传统行业重生和新兴产品的崛起,与互联网时代各种新营销模式的流行,也有很大关系。老牌的营销模式,是拼命砸钱打广告、铺设渠道,而传播媒介主要是电视台、报纸、广播、杂志等各种传统媒体;而在互联网时代,这种“简单粗暴”的营销模式落伍了,流量端更加分散,呈现出多元化、多样化的特征,营销传播需要因时而变、顺势而变,也向多元化转型。


从消费者这一端来说,消费需求也变得更加多元化、个性化,一种产品很难满足不同人群个性化的需求,比如产品包装,也不能像以往那样老土,而是应该注入时尚、个性等元素,满足年轻客户的审美需求。


再就是圈层数据化。生产端和消费端数字化后,终端消费者需求的变化将实时传递到生产端,倒逼生产端迅速做出反应,通过相应的算法,重新定义产品,从而更接地气、更及时地满足消费者需求。


张道涛表示,随着老百姓收入水平的不断提升,未来将不断涌现出各种新消费产品、消费业态、消费模式和消费场景,这里面的投资机会,不容小觑!

(编辑:韦依祎,责任编辑:魏锦秋,审阅:杜志鑫)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