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基石资本张维:为什么复制海底捞、星巴克、特斯拉都不靠谱?

2020.04.05 基石资本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image.png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申俊涵

“昨晚在投资人群里很多人都义愤填膺,觉得这件事很恶劣。创业可以失败,商业本身也是有成功有失败的。但造假不应该存在,这是个人和机构的选择问题。”4月3日,一家一线投资机构创始合伙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4月2日晚,在美国上市的瑞幸咖啡发布公告称:发现公司内部存在虚构成交数据等问题,虚构金额达22亿元。消息发布后,瑞幸咖啡在美股盘前询价即狂跌84%,开盘后股价六次熔断,最终收于6.4美元,较前一日跌去75.57%,引发部分中概股投资者恐慌和谴责。
该消息同时也在创投圈引发热烈讨论,据了解,瑞幸咖啡成立于2017年10月,曾获得大钲资本、愉悦资本、君联资本、新加坡政府投资公司(GIC)、中金公司、贝莱德等的早期投资。2019年5月,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上市。
成立两年多来,瑞幸咖啡的融资、扩张、上市速度之快,让它成为萧条的资本寒冬环境中,为数不多的明星公司。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与多个消费领域投资人聊起对瑞幸咖啡的看法,有投资人赞赏瑞幸的营销能力,有投资人直呼“商业模式看不懂,错过也不后悔”。

image.png


瑞幸事件或给中概股带来信任危机

此次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的曝光,让不少投资人在震惊之余感到无奈。
“自媒体调侃的‘瑞幸割美国资本主义的韭菜请中国人喝咖啡’,是一种很肤浅的认知。这件事背后损失的是全体中概股,这不是简单的单个企业造假问题,是中国企业未来能否被国际资本市场接纳的问题。”上述一线机构投资人对记者说。
他表示,原本由于中美贸易摩擦、新冠疫情等因素,中概股目前的市场情形就不是特别好。瑞幸的财务造假行为,实际上在美股市场贬损了整体中国公司的价值,很多中概股公司都因此受到信任危机。
“以后中国公司再去美股上市的难度会很高,我个人估计,以后50亿美金以下的小公司想在美国发行的通路可能变得非常艰难。即使能够发行,美国的资本市场、股民、机构或许都会对你戴着有色眼镜看待。”他说。
他认为,这件事情背后,不仅是创业者、高管有责任,“神州系”抱团的早期投资机构,以及做上市保荐、审计的中介机构,都难辞其咎。此外,美国的监管机构、中介机构也应该承担一定的责任。虽然美国纳斯达克是注册制,但是让成立18个月的公司就能够上市,仍有些草率和不负责任。创办仅18个月的公司甚至连创业期都还没过,公司的产品、商业模式、治理结构都没有完全经过验证。这样的公司上市,本身也不符合商业逻辑。
基石资本董事长张维在2019年8月时,就曾对外表达过不看好瑞幸咖啡这种发展模式的态度。3日,张维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表示,瑞幸财务造假事件短期来说确实会有较大负面影响,近年来华尔街一直对中国在美国上市企业的业绩真实性有质疑,包括对嘉汉林业、瑞幸咖啡等。从美国的监管法律体系可以看到,一旦有较为严重的造假事件,美国会启动更加严格的法律监管体系。包括在2000年安然事件之后,美国出台了萨班斯法案,提高了上市公司披露的准确性和可靠性,以便达到保护投资者的目的。因此,不排除未来美国对中概股实施更加严格的监管,也会进一步增加中国公司去美国上市的成本和难度。
“但长期来看影响有限。”张维说。真正理性的投资人会把这些东西区别开,不会片面或带着偏见看待这类事件。另外从华尔街的角度来讲,华尔街是激进的也是乐观的,中国是全球少数靠谱的能够增长的市场,是全世界的投资机会,长期来看华尔街仍将孜孜不倦地推荐中国企业。
张维指出,很多人没有看到华尔街的本质是激进的。华尔街是是全球化义无反顾不负责任的推手!!



烧钱补贴模式创业不具备复制性

一位消费领域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瑞幸一开始不计成本的创业,是财务报表出现问题的根源。一方面,它为了快速扩张,甚至在多地通过比正常店面价格高30%-40%的成本拿店。另一方面,它向消费者端发放了大量的优惠券。
据了解,瑞幸虽然在2日曝出造假丑闻,但补贴用户的折扣优惠券并没有取消。今天,大量用户因担忧瑞幸倒闭优惠券无法使用的等原因,在实体店、瑞幸APP和小程序上点单。下午,瑞幸的APP和小程序甚至出现宕机情况。
瑞幸所采取的这种烧钱补贴的创业模式,在2015年前后曾经盛极一时。这种模式具体来说,即创业公司前期向风险投资机构融资,通过烧钱补贴方式来抢占市场份额、培养用户习惯。以期在未来公司成为行业龙头后,通过规模效应来实现盈利、最终成功上市。而投资机构在企业上市后,顺利实现退出。
这种模式下,产品品质、成本控制等甚至都不是成功的最核心要素。融资能力、对资本的利用效率,成为企业最看重的。不可否认,这种模式成就了滴滴、美团等公司,帮助它们度过早期创业的艰难阶段。但也有大量创业公司,因为后续融资跟不上,商业模式始终无法跑通而倒下,投资人也血本无归。
“烧钱补贴模式走向成功的企业是千里挑一,基本上没有复制的可能性。”该投资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虽然亚马逊在20年的亏损后开始盈利,美团近期财报显示首次实现全年盈利,但像贝佐斯、王兴这样的企业家是很难遇到的。在长期的大量亏损面前坚持诚信,坚强的走出正确的商业模式,这个过程很磨砺人心。而且他们所处的都是大赛道,电商是十几万亿的市场,餐饮是4.5万亿的市场。
咖啡的市场规模并没有那么大,产品、创业环境、企业家都不一样。同时值得注意的是,烧钱补贴模式目前在一些行业仍然存在,比如生鲜电商领域,很多企业还是卖一单亏一单,值得投资人警惕。
张维表示,所谓烧钱模式也要分情况来看。一般传统业态是不适合烧钱的,比如造车新势力,本质还是传统的造车,是需要长期的研发投入、运营管理能力的积累的。瑞幸咖啡本质上也是传统的咖啡/饮料企业,能否成功的关键在于其扎实的连锁店铺的运营能力,而不在于短期的烧钱扩张。
而有些模式烧钱是成立的,这类模式主要是羊毛出在狗身上,变现渠道多样的模式,类似于媒体的二次销售,卖的不是内容而是广告或流量。另外就是互联网平台类公司,通过短期的烧钱可以把市占率做到50%甚至70%以上。而对于传统业态,比如连锁餐饮优秀如海底捞,其市占率也不过0.2%-0.3%。这类企业短期迅速地烧钱扩张是没有意义的,关键还是要把运营做好。

image.png


投资应回归常识,避免跟风

瑞幸事件也在投资圈引发反思,张维表示,机构投资者也是大散户,大部分也是跟趋势跟风的,并不比普通投资者高明到哪里去。未来资本市场类似这次瑞幸的事件,还会屡见不鲜,层出不穷。
“投资还是需要回归常识,不要被外在的潮流和概念所迷惑。在判断指标上,尤其要重视经营性现金流,只有有稳定的正现金流,这个生意才是可持续的。古今中外,不乏由各种热点引发的投机狂潮,但这往往是陷阱,投资者需要保持警惕,回归常识。”他说。
另外有投资人强调,在痛斥瑞幸的同时,并不意味着对同类企业的一杆子打死。就咖啡市场本身来说,仍具有一定的投资价值。这些年很多年轻人受西方文化的影响,开始喜欢喝咖啡。所以咖啡市场每年有5%-10%的增长不奇怪,但是咖啡市场希望有爆发式增长是不太可能的。
而就整个饮品市场来说,中国还是茶文化大国,茶饮市场规模可能是咖啡市场的百倍,这是更大的赛道,用户也有更明确的消费习惯。仅在奶茶市场,就出现了喜茶、奈雪的茶等品牌受到资本的热捧。
(编辑:林坤)


(编辑:韦依祎,责任编辑:魏锦秋,审阅:杜志鑫)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