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责任与影响

impact

基石读书推荐第十四季

2016.01.29

返回列表

基石资基亲们,新年好!

花开花落,暑往寒来,春节将至才感岁月倥偬。放假可以休整下,看雪听雨读书反省。

我们需要与物质生活保持距离。哲学家艾里希·弗洛姆如炷的目光曾洞察了现代人的悲剧——对金钱、名誉、地位不可遏制的追求。人的世俗成就无非金钱名誉地位这三样,大抵可以互相替代和转换。粪土当年万户侯,各领风骚三五年。失去对生命意义和人的命运的深切关注,就会迷失在世俗成就的迷宫里。读书和艺术素养本身不能解决这些问题,策划了导致大量饿死冤死人事件的可能是诗人和书法家,而纳粹头目中也有钢琴家和哲学博士。究竟什么是更有意义的活法?如何修炼?

 

test1.jpg

《在火星上退休——伊隆·马斯克传》

作者:亚当·杰弗逊

译者:奕均

这是硅谷英雄长成记的缩影。马斯克如同乔布斯一样,他们都是影响了多个行业的连环颠覆者,都是跨界整合、多维度思考的天才,都有极其罕见的强烈信念,使得他们在面临绝境时可以力挽狂澜,九死一生。

硅谷精英的人生想法的确与中国最优秀的企业家不在一个维度。

 

test2.jpg

《观念的水位》

刘瑜

这是我们第二次推荐刘瑜的书,也差点推荐了她先生周濂的书,我发现周比刘的可读性差一些,也有点掉书袋。刘瑜和周濂在一次学术研讨会上认识,惊为知己,回家各自离婚再结的婚。这是才华相当、志同道合、学术方向、价值取向相近的一对,我看了他们俩的照片,他们彼此都是彼此的菜。

 

test3.jpg

《阅读经典——美国大学的人文教育》

作者:徐贲

徐贲认为,真正的精英应该是能够帮助提升社会教化、信任和治理的优秀人才,许多中国财富和权力的寡头还远远够不上这个标准。在缺乏分配正义的制度环境中,不具有优秀才能的人照样可以成为成功人士,积聚巨大财富。这是因为,这样的制度环境奖励另外一些与优秀无关的,甚至背道而驰的“才能”。

 

test4.jpg

《帝国的溃败》

作者:张鸣

张鸣的《帝国的溃败》文笔轻松,于嬉笑怒骂中藏悲悯之心,一针见血,残酷而真实。

test5.jpg

《美的历程》

李泽厚

以十几万字的篇幅来完成这样一个“美的历程”,高屋建瓴,势如破竹,且能做到“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该细密处细密,该留连处留连,丝丝入扣,顺理成章,在看似漫不经心的巡礼中触摸到文明古国的心灵历史,诚非大手笔而不能为。

test6.jpg

《中国艺术史》

迈克尔·苏立文

译者:徐坚

我每次经过南京机场看到保利复制的圆明园兽首,我都为其粗糙丑陋所震惊,看多了的美学书籍,你用膝盖也能想明白兽首远远代表不了中国文物,遑论国宝,而绝大多数中国当代书画家缺乏精神内核的作品在无限量自我复制中是多么没有价值。为什么?审美如投资,大部分依据常识。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