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责任与影响

impact

基石读书推荐第十五季

2016.12.29

返回列表

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读书和旅行是能够拓展我们人生宽度和深度、摆脱乏味人生的可靠办法。遗传基因和我们生活的时代决定了绝大多数人的命运,如果我们生活在我们的父辈的时代,他们的一生大部分颠沛流离,活着就应该庆幸了。他们经历抗战、国共战争、三反五反、反右、三年自然灾害(实际上是风调雨顺的正常年景,饿死几千万人的饥荒)、文革。你命硬,环境更硬,政策更硬,总有一波你躲不过去。其实,假设能够有基本的温饱(每个时代,不管是什么样的统治者都应该提供起码的温饱和尊严),不用为吃饱肚子而没日没夜的干活,有时间读书可以让自己的人生丰盛,也许我们会通过读书发现更好的自己,也许可以帮助我们慰藉人生的苦闷。旅行在没有多少钱的情况下也是可以的,对我们的心灵滋养类似于读书。

 

test1.jpg

《财富的责任与资本主义演变:美国百年公益发展的启示》

资中筠

财富不应该变为遗产,而是应该投到技术发明和创造中去,支持企业的发展和成长。对于人们心灵公益,我们也已与欧普照明一起通过莲邦公益来推动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基石资本以及主要股东将亲力亲为、系统创办公益基金和企业,不会简单捐款,这类机构官办的无效率是显而易见的。需要一个强悍的大脑才能支撑一颗柔软的心!

test2.jpg

《重生:中国企业的战略转型》

施炜

本书作者是基石资本长期合作伙伴华夏基石首席咨询师、实战派管理学者施炜。他在《重生》中认为,企业文化是企业成长的基石,企业成长最核心的要素“是企业生命体的文化基因,即企业顶层设计的内核:组织的假设系统和价值观体系。”在目前中国企业面临集体焦虑、不得不“向生而生”的背景下,企业唯有回归企业经营的本质、回归企业文化价值立场,才能走出混沌。

test3.jpg

《“鬼子”来了:现代中国之惑》

杨奎松

三年前我们推荐过多本杨奎松的书,也邀请他为我们的年会演讲。《“鬼子”来了——现代中国之惑》是一本历史随笔,关注的是中国现代立国的许多常识性缺失,从甲午海战到现在,百年变迁,但很多常识性缺失问题仍然没有解决。

杨奎松,并不为外界所熟知,但在中国近代史和中国党史的研究上,可谓是顶尖水平,在海内外享有盛名。

 

test4.jpg

《剑桥中国文学史》

主编:孙康宜()

宇文所安(美)

译者:刘倩等

《剑桥中国文学史》由著名学者孙康宜、宇文所安主编,艾朗诺、傅君劢、康达维、田晓菲、商伟、王德威等分别撰写不同章节,基本上代表了西方汉学界对中国文学研究的最高成果。

这本书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全新的视角看我们中国文化,尤其是以我们可以理解和接受的方式,不再是传统的说教方式。

 

test5.jpg

《中国古典诗词感发》

作者:顾随

顾随先生是20世纪最杰出的国学大师,叶嘉莹先生是顾随先生的弟子,叶嘉莹在辅仁大学国文系就读期间师从顾随,学习期间,叶认真记录了顾随的讲课并形成学习笔记,这正是此书的来历。

该书作者站在较高的人生境界,把中西文化熔于一炉,把文化艺术学术融会贯通,把人生社会文学融为一体,感悟中国诗词的大境界。

 

test6.jpg

《风景旧曾谙——叶嘉莹谈诗论词》

作者:叶嘉莹

叶嘉莹是中国古典文化的传灯人,对于古诗词,她是少有的真正能做到深入浅出的,读她的书,字里行间都透露出她对传统文化的热爱,虽然已90多岁,但仍活跃在讲坛。

以“赋、比、兴”这一中国诗词的核心问题为例。对于“赋、比、兴”的定义,难有人讲得简单明了易懂,叶嘉莹解释称,“赋、比、兴, 一个是由物及心,一个是由心及物,一个是平铺直叙”,一语中的。

读《风景旧曾谙》,置身其中,娓娓道来,直击内心,读着读着自然而然就可以领会到其中的美,一个多姿多彩、诗情画意的世界就展现在面前。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