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责任与影响

impact

基石读书推荐第十七季

2017.12.22

返回列表

test1.jpg

《回荡的钟摆》

作者:许小年

许小年教授是我们的老朋友,两年前在我们年会上,许小年作了《跨越中等收入陷阱》的演讲,当时他说“经济下行,遍地黄金”。现在看,正在被印证。作为市场经济的拥趸和布道者,今年,许小年教授又出版了《回荡的钟摆》。

纵观此书,许小年教授的自由主义立场也让人印象深刻。他秉承着从亚当·斯密到哈耶克的思想脉络,对于市场、产权、企业家精神有着宗教般的信仰,而对于凯恩斯主义、大政府、国进民退有着天然的警惕。

 

test2.jpg

《巨流河》

齐邦媛

我们经常习惯了幅员辽阔和宏大叙事,但从作者亲身经历的人和事出发,来叙述那段悲伤的历史,读来不禁让人唏嘘,这也是那个时代我们民族、国家的真实写照。这样的书还包括龙应台的《大江大海1949》。

这是一本有生命脉搏和呼吸的书,值得细细品读。

 

test3.jpg

《艺术的故事》

贡布里希

贡布里希是大多数现代艺术史家的教父,而这本书,是艺术书籍中最著名、最流行的著作。

相比其他艺术书籍,《艺术的故事》是在叙述艺术和艺术家们的故事,正如贡布里希说,“实际上没有艺术这种东西,只有艺术家而已。”由此我们也看到了各个时代艺术家们的生平故事。

尽管我们天天和金钱打交道,但如果时间允许,一个人不应当虚度一天的时光,他至少应当每天听一首好歌,读一首好诗,看一副好画。

 

test4.jpg

《六神磊磊读唐诗》

六神磊磊

六神磊磊给自己的定位是一个翻墙的人。“带你翻过唐诗那道墙,去折出几枝带露的花来,拿给你看。”他自认为努力做的一件事情就是去同情、了解古人,带我们穿过一千多年的迷雾,去看看那个至美的诗歌朝代,去感受那些至真的诗人灵魂。

 

test5.jpg

《“错误”的行为》

作者:理查德·泰勒

让经济学从虚拟到现实,这是泰勒的尝试。在《“错误”的行为》一书中,泰勒讲述了他将经济学从高高在上的“象牙塔”中带回现实的艰难之旅。揭开行为经济学的神秘面纱,这并非目的,而只是手段。按照作者的解释,懂得行为背后的逻辑,这只是为了我们更好地决策。泰勒也在此书中向我们展示了如何将行为经济学应用到现实生活中。

 

test6.jpg

《吃瓜时代的儿女们》

刘震云

“吃瓜”是个网络词语,相当于围观和看热闹,一看书名就大致可推断出是刘震云式的作品,充满调皮和幽默,这本书的叙事也是将四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串联起来,各种琐事充满机缘巧合,芝麻变成西瓜,蚂蚁掀翻大象。

这本书简洁、好读、接地气,我们也可以在生活中找到本书原型,更深入地理解现实。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