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责任与影响

impact

基石读书推荐第十八季

2018.11.21

返回列表

test1.jpg

1984

乔治·奥威尔

作为反乌托邦三部曲之一,奥威尔的《1984》诞生于1949年,却不幸为我们之后几十年的不堪时代提供了权威性的借鉴。奥威尔以全知视角呈现出一个到达顶峰的极权社会充满恐惧、叛变、折磨,充斥着暴戾与麻木,屈从和践踏的世界。“战争即和平,自由即奴役,无知即力量”的口号荒诞而讽刺,触目惊心。

test2.jpg

《活着》

余华

《活着》曾被张艺谋改编为电影,被尊称为“当代最好看的两部电影之一”(另一部为《霸王别姬》)。张艺谋、陈凯歌如今都在拍玄幻和古装戏,作品越来越平庸,他们离开好的剧本和直面现实的勇气很快江郎才尽。

《活着》主要写人对苦难的承受能力,以及各类社会运动对于人的摧残。作者文风朴素,带领读者回归到文学的意义本身——关注人和人性本身。

 

test3.jpg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米兰·昆德拉

今年9月,我们在捷克旅行期间,约了一些捷克文学的研究者和文化学者,讨论米兰·昆德拉的这部作品,他们似乎兴趣不大,因为他们也许已经从那个轻与重之间纠结的时代走出来了。只有我们这一代中国人还是在关注波匈事件、布拉格之春、天鹅绒革命。40年40本书入选如此之多对专制社会进行质疑反思的书,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家国情怀。

test4.jpg

《卡夫卡中短篇小说集》

弗朗茨·卡夫卡

阅读卡夫卡的作品是一种乐趣。它挑战的不仅是文字或思想,更多的是你的思维。

现代文学史始自卡夫卡,卡夫卡影响的作家不计其数。他短暂的一生,从学习法律,热爱文学,到从事保险业,业余时间写作,这些简单的事件,填满了他的一生。弗朗茨·卡夫卡被誉为世界现代文学的开拓者和奠基者,这部作品能够经得起时间考验,具有其永恒价值。

 

test5.jpg

《资本主义简史》

作者:于尔根·科卡

重新认识“资本主义”,不妨阅读德国“新社会史学”代表人物、柏林洪堡大学终身教授于尔根·科卡的《资本主义简史》。

该书“简”到了极致,大约十万字的篇幅却清晰了然地梳理了资本主义的发展史。全书分成四章,作者选取了三位经典理论家——马克思、韦伯和熊彼特的研究结果定义资本主义。从讨论对象的选择,可以看出,于尔根·科卡注重从文化角度去分析“资本主义”。在他看来,资本主义不仅是经济制度,也不仅是政治术语,它还是思想文化上的一种流变。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