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责任与影响

impact

基石读书推荐第十九季

2019.06.12

返回列表

test1.jpg

《开放社会及其敌人》

卡尔·波普尔

这本书在今天的中国有着极为特殊的现实意义。中国人缺乏完整的民主启蒙,天然地认为存在由少数人垄断的“历史规律”,相信“历史预言”,因而不可避免地产生权力崇拜,为集体以“国家”或“正义”的名义剥夺个人的自由与民主的暴行辩护。我们一直生活在封闭社会中,从而导致了我们对其他形态的社会想象贫乏,而现在到了祛魅的时候了。

 

test2.jpg

《第二性》

西蒙娜·德·波伏娃

虽然《第二性》被誉为“女性主义圣经”,但它的读者却并不应该只局限在女性,它的意义并非仅囿于女性的自我觉醒,它对于男性理解男女双方,以及经营彼此的关系也同样极具启发。若两性得以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平等,解放的不仅仅是女性,也是男性,正如波伏娃所说的,“他在让她自由的同时,也就让自己获得了自由”。

 

test3.jpg

《中国近代思想史论》

李泽厚

李泽厚自己也是一位思想家,因此在著史的时候不同于一般学者的力求客观、平铺直叙,或是史家将自己隐藏在“春秋笔法”之后,李泽厚在书中尽情地展露着自己的情感与观点,再伴之以作者绝佳的文笔,使得原本应该很是枯燥的史书读起来十分有趣,且极富感染力。这样虽失之客观,却也能借其理解,得之深刻。

 

test4.jpg

《乌合之众》

作者:古斯塔夫·勒庞

这本写于一个多世纪以前的书已经被推荐过无数次,然而今天我们依然还要向大家推荐它,正能说明这本书巨大的现实意义,甚至因为时代的变化,它正在变得更有意义。

当“乌合之众”已经作为新时代的成语为人所熟知的时候,我们似已无必要对其再作赘述,但该词在流行化同时也对其严肃意义造成了相当大程度的消解,让人们忽视了作者深刻而深切的忧患与警示。

因此,希望大家不要把阅读停留在书名上,深入地去了解,提醒自己保持独立思考,不要被集体主义、民族主义,或是其他任何一种主义——哪怕是民主主义和自由主义——所裹挟。

 

test5.jpg

《科学的历程》

作者:吴国盛

当今人类已充分认识到科学的重要性,在科学知识上已经拥有一定的水平,然而很多人却并未形成相应的科学素养,欠缺科学的、理性的思维能力,尤其是逻辑思维能力。这就导致了二种截然相反的怪现象同时并存:一方面是被打着“国学”与“传统文化”旗号的糟粕所蒙骗;另一方面却又唯“科学至上”,并未意识到科学是在发展进化的,科学在于质疑,对科学的批判是科学发展的源泉。

我们期待中国的科学教育能培养起学生的科学精神与传统,而不仅仅是沦为科学知识,甚至公式知识的普及。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