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责任与影响

impact

大家课堂|必须在接近人生终点时,才能论断一个人是否幸福

2018.01.18

返回列表

1月6日至7日,基石大家课堂第十六期“西方文化体系中的生命价值”在深圳大梅沙顺利举行。本次课堂邀请了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何怀宏、复旦大学哲学学院教授孙向晨、香港中文大学哲学系教授王庆节、华东师范大学紫江特聘教授许纪霖等四位老师前来分享他们对于生命价值的思考。


北京大学何怀宏教授从“古希腊哲学中的人生观”入题,开启了本次课堂的第一篇。在何老师看来,努力地摆脱平庸,追求自由、优秀和卓越,可以说是古希腊人的一个普遍的特点。下文是根据何怀宏的主题演讲整理的第三篇,仅供学术交流。


何怀宏:


05、必须在接近人生终点时,才能论断一个人是幸福还是不幸的。

                           

image.png

亚里士多德

 

我们最后一个主题是遵循中道,理解幸福。公元前四世纪,这个主题的著述更多,有上千万字,保存下来也有几百万字。博学而有中道,我们觉得可能古希腊哲学里面最深刻的是柏拉图,但是最中道、最可行的可能是亚里士多德。当然,亚里士多德也足够深刻,但是你要追求一种特别深邃的东西,你可能会更多的被柏拉图吸引。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这三个哲学大师出现在不到100年之间,某些在某种意义上是都在雅典这样一个小城邦里,开创了一个迄今也没有被超越的师生三人行的“哲学的奇迹”。这也可以说这也是古希腊人追求卓越的一种表现。

   

亚里士多德,我们不可能全面地介绍他的哲学。他在人生哲学、伦理学方面,我们可以用这样一些词来概括他,他是幸福论者。幸福是多样的、全面的,所以他可以说是一种完善的论者,也是一个目的论者。那么我们这里侧重说一下他的中道和幸福的观念。

   

亚里士多德认为每个人都要死的,但是人应该努力的去追求不朽,追求最高的东西,追求至善,有各种各样的善。但是还有一种最高的善,最高的善,那是什么?那就是笼统的说“幸福”。这里他把幸福分了两个方面,一种是实践和生活的,也是跟所有人都有关的,这里他强调的是中道,中道而行。另一种幸福是沉思的德性,沉思的幸福,这可能只有一部分人、甚至少数人愿意也有能力渴望达到、或者接近。

 

image.png

梭伦

   

这里我想通过梭伦来说明这点,他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是、遵循中道,也追求幸福,可以说是一个成功的践行者。梭伦出身一个贵族家庭,才艺广泛,是诗人,旅行家,曾经商,也成为一个著名的政治家,但应该说他实际上是一个哲学家、思想家。公元前559年,当时雅典社会比较分裂,出现危机,雅典把他请出来做执政,统领雅典的事务,进行改革。梭伦立法,应该说是从后面两百年来看非常成功,成功的原因就是遵循中道。

 

当时“两派”都很激烈,甚至有爆发内战的危险,一方面是穷人,他们不少成为债务奴隶,因为欠债,由公民变成奴隶,他们渴望均贫富;还有一部分是富人,他们想保留他们的特权和利益。梭伦立法走的是一条中道,一方面他取消所有的债务奴隶,规定不能因为欠债就变成奴隶,而且以后也不许这样的事情再发生。后来雅典公民再也没有因为经济原因而在政治上变成奴隶。但是他也没有接受穷人平分财产的意见。所以最开始他两边都不讨好,富人骂他,穷人也骂他,但是他很坚持。梭伦压缝中坚持他的主张,慢慢的这两方体会到了变革的好处。而且这个措施比较急,梭伦不仅看到了眼前,也看到了长远。

 

长远的办法,就是从法律宪法上规定,按照公民的财产状况,将他们分成四个等级,所有人都有选举权,但是只有前三个比较富有的登记有担任官职的职责,也就是被选举权。相较于以前,这已经是一个很大的进步,而且为以后的民主也开辟了道路。初看起来穷人的权利有限,他们没有被选职权,只能作为公民大会成员或者陪审员参与。但后来公民权利越来越集中在公民大会和陪审法庭,他们真的慢慢变成了主人。当然,因为通货膨胀,所有人自然而然取得了被选举权。因为一开始规定,比如说万元富才有被选举权,八十年代的万元富是很少的人,到现在谁不是万元富。因而所有人都变成既有选举权,也有被选举权。

  

他坚守中道也确实因为他对人性有一种比较透彻的认识,他并不认为穷人或者富人任何一方具有道德上的优越性。人不会因为有钱变得更有道德,也不会因为没有钱而变得不道德。各个阶层的人性都是接近的,如果把人逼到了生存竞争的地步,所有人可能就没什么道德可言了。但是一般来说社会不至于走到如此地步。

   

最后谈一下幸福,幸福都是我们每个人追求的。这里我们说下梭伦的幸福观,也可以说在某种意义上被古希腊人共享的一种幸福观。幸福可能不在于单面的权利或财富,也不在于你某个时期荣华富贵就可以下结论,幸福必须通过一生来判断。也就是说必须在接近或者到他的终点的时候,才能说一个人是幸福的还是不幸福的。

 

我这里要说一下梭伦的故事,这个故事不一定完全信实,梭伦在外旅游时,他到了吕底亚国,国王叫做克罗索斯,当时他的王国非常的繁荣,他作为国王也非常的富有,所以他带着梭伦参观他的宝库,琳琅满目的财宝,然后国王问他,雅典的客人,你看到这一切以后,我很想问你一下,在目前你所遇到的所有人里面,你觉得谁是最幸福的人?他这样问,因为他自己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他希望听到这样的答案。因为梭伦被认为是雅典最聪明、最智慧的人,得到这样一个人的称赞也是很荣耀的。但是梭伦说国王,我看是雅典的泰勒斯。克罗索斯问,为什么你认为泰勒斯是最幸福的人?梭伦回答,因为泰勒斯城邦是繁荣的,他有非常杰出的孩子,而且看到他的孩子也有了孩子,子孙三代,而且这些孩子也都长大成人了,甚至四代同行,享受人间的安乐,最后光荣的死在战场,我觉得他是最幸福的。

   

克罗索斯就问他,除了泰勒斯之外,谁是最幸福的?他想应该轮到我了吧。梭伦说还不是你,是克列欧毕斯和比顿,他们是阿尔哥斯人,他们做了特别荣誉的一件事,众口夸赞的一件事,就是他们用自己的体力把他们的母亲拉到了圣殿那里朝拜,因为嫌牛都不够快,但是他们因此而累死了,极其光荣地结束了他们的一生,所以说他们是最幸福的人。

   

这个时候克罗索斯就有点恼火了,他说你为什么不把我的幸福放在眼里?我还不如一个普通人?这个时候梭伦就回答,过去人生七十古来稀,人生70年,26200多天,每一天的事情都不一样,很难预料。你现在虽然极其富有,统治了很多人,但是我只有在听到你幸福的结束了自己一生的时候,我才能给你回答。而且根据我的观察,许多中等财富的人最后是幸福的,而只有豪富的人最后是不幸的,所以我要到最后才能给出答案。

  

 我们就说到最后了,克罗索斯的结局是什么样的?他后来发动一场战争,想当然的求雨神,我要攻打的那个国家就要灭亡,结果是他自己的王国灭亡了,被波斯王居鲁士征服了。克罗索斯最后说我宁愿拿出我的所有财富,让所有国王都和梭伦谈话,梭伦是最明智的,最智慧的。这时居鲁士作为国王起了侧隐之心,没有杀死他。这也是我们最后要说的,一个人只有在终局的时候才能说他幸福还是不幸福,而且在某种意义上,尤其哲学家很同意这个看法,具有中等财富的人是比较幸福的、幸运的

   

我的大纲就讲到这里了,最后我想回到我们今天所生活的时代,我们觉得这是幸运的或者最幸运的一个时代。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什么样的时代,我们是不是可以说我们就希望我们现在这样一个时代?这对我们来说是最好的。当然,一些人可能不一样,尤其是比我们年龄大的。现在至少没有战争,近期甚至还没有运动,应该说有各种机会,尤其我们又经历着一个科技非常迅猛的、加速发展的时代。我们是幸运的,生活充满着好奇、甚至是惊喜,各种各样的变化。但也可能存在着某种危险,比如说人工智能,会不会出现一种新的超级物种,机器换人,它还能不能跟我们人共存,人还能不能把控它们?大国之间平息了多年的战争还会不会复发等等,还有很多的问题。


危机依然存在,也许我们还比较幸运,但是我希望我们的后代或者说基亲们的儿女们,他们也生活在一个幸运的年代里。

 

 相关阅读:

  大家课堂|古希腊哲学家如何看待人生的最高目标? 

  大家课堂|柏拉图如何看待人性和命运?


(编辑:韦依祎,责任编辑:魏锦秋,审阅:杜志鑫)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