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

新闻中心

news center

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定增策略赚钱效应初显 优质企业要“敢拿多、敢拿住”

2020.07.08 基石资本 浏览次数:

返回列表

中联重科近日公布非公开发行预案,拟向四家机构募集资金66亿元,其中基石资本旗下怀瑾基石投入31亿元。基石资本再次重金下注上市公司引发了市场各方关注。作为一家累计管理资产规模逾500亿的老牌投资机构,基石资本一直以出色的一级投资闻名市场。但其实,基石布局二级市场也已多年,尤其是定增产品已形成一定的市场影响力,今年二级与定增产品亦是表现不俗。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日前接受证券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定增策略目前在A股市场尚属于“冷启动”,仍处于“黄金坑”,诸多投资机会等待专业投资人去挖掘。


陈延立尤为强调,以产业投资的角度去研究和看待二级市场投资,才会理解得更加深入,投资的把握更强。这种一、二级市场相互印证、相互促进的做法,是基石资本的优势,也是未来投资界的一大趋势。



定增市场目前只是“冷启动”而已

再融资新规甫一正式发布,早已募集成功、蓄势待发的基石资本专项定增基金就立即参与了定增报价。陈延立当时还曾通过各大主流媒体表态,看好定增市场的潜在收益。几个月来,市场定增项目供应大增,机构报价兴趣升温,发行成功率大幅上升,定增市场重现活跃局面。但总体仍处于供大于求,折扣高、锁定期短、减持不受限的“黄金坑”投资时期。
据统计,2020年年初至今,现金参与竞价定增项目60例,平均折价率为15.0%,平均收益率为29.3%,整体表现大幅超越同期沪深300指数等大盘指标,呈现良好的赚钱效应,基石资本重点关注的定增股票甚至还有翻倍的。陈延立认为,这首先得益于股票市场整体向好,证明基石资本年初对市场的乐观判断是正确的;其次,定增市场的折扣不错,给产品提供了很高的安全边际。目前定增市场呈现出“项目多、资金少”的状况,好的项目也有机会拿到比较诱人的折扣价;而且新的定增项目不断涌现。
“目前定增市场只是‘冷启动’而已,毫不夸张地说,现在仍然是定增策略“红利期”、‘黄金坑’!”陈延立表示,目前参与定增市场的时机仍然很好,后续基石资本会扩大基金规模。
基石资本旗下的产品今年以来重点参与了医药股的投资,重仓医药龙头,而医药指数今年以来大涨,为基石资本产品的优异表现作出了很大贡献。在具体医药股的选择上,基石资本尤其重视“科技防疫”,坚决不参与那些纯粹是热点和题材的炒作,而是重仓买入那些真正运用科技力量防疫的医药公司,比如在基因测序、核酸检测、第三方医学实验室方面具备核心技术的公司。
但对于当下的医药股,由于疫情等因素的催化,整体涨幅过大,陈延立持“比较忌惮”的态度。同时,对于时下火热的半导体,陈延立也同样持“谨慎”态度,其逻辑主要是:虽然半导体企业符合国产替代的方向,但整体业绩的增长赶不上估值提升,需要深入考察企业的创新突破力度和未来的成长速度。
陈延立认为现阶段苹果产业链估值合理,手机、无线耳机订单有望超预期,值得长期看好。对于喜欢新科技的陈延立来说,近期苹果手机降价之后,销量很好,而更大的利好刺激,来自于5G手机换机潮,这将加大苹果手机的销量。
“我们对行业和企业的基本面必须了解非常深刻,而且是来自于一线的了解,这样在选股时,如果面对各种争议,才能做出明确的选择。”陈延立说,作为PE背景的资产管理机构,投资策略会天然地偏好新兴产业成长股;但成长股里各种坑也很多,这就需要投资人研究的信息渠道更丰富一些,研究更深入一些,跟踪更频密一些。

“我们并不需要把握市场所有的机会,只要把握住的机会是对的,这就够了!”陈延立表示。

A股市场的供求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

在陈延立看来,以科创板推出和创业板注册制改革为标志的资本市场供给侧改革,并不能理解为资本市场供给的简单增加,同时投资的需求也会增加。只有“供需两旺”,融资端和投资段都受益,资本市场的改革才是成功的。未来各种新兴商业模式会次第涌现,暂时不盈利的创新企业、同股不同权、红筹架构企业等都能乘着资本市场改革新政东风,实现登陆A股市场的梦想。中国的资本市场绝不仅需要贵州茅台和银行股,更需要类似阿里巴巴、腾讯、美团、拼多多、恒瑞医药、中芯国际等新兴、科技产业龙头。基石资本参与投资的迈瑞医疗从纽交所退市后在创业板上市,目前市值高达3600多亿,证明优秀企业在A股一定会得到价值重估。而类似乐视网、暴风集团、瑞幸咖啡、康美药业这样的公司,早就应该被资本市场扫地出门。
与此同时,A股市场的资金结构正在发生深刻变化。机构投资人占比越来越高,他们有打法、有逻辑,相比散户理性很多;机构投资者注重挖掘行业、企业价值,投资建立在各种调研基础之上。随着资本市场对外开放,境外资金持有的A股股票市值超过万亿规模,和公募基金持有的股票市值基本相当;居民理财越来越通过购买公募、私募基金的形式入市。说明A股市场的机构化特征越来越明显,市场的有效性会不断提高,纯粹炒作概念和题材的玩法将越来越行不通。基于产业价值、企业成长性,以合理估值投资于优秀的行业龙头,坚持长期持有,必将成为资本市场主流风格。

从行业选择角度,基石资本坚持投资高成长的新兴产业,紧紧把握行业未来大趋势,进行战略性、前瞻性布局。

牛市已来,你准备好了吗?

今年以来,A股市场的消费股、医药股和龙头科技股涨势凌厉,而多达2000多只股票仍然是下跌的,沪深300指数基本和年初持平,但A股市场的结构性牛市俨然成为共识,如果投资者重仓了消费、医药和龙头科技股,收益甚至会超过指数牛市,陈延立表示,A股市场实际上已经进入牛市状态,只不过投资者对“牛市”的定义需要重新理解。
陈延立认为,中国居民的资产配置正面临大的拐点,房地产配置比例已经于高点向下,而金融资产配置正在加速。过去居民投资偏好房地产,但“房住不炒”的政策定位非常坚定;从人口结构上看,20-55岁人口占人口总量的比例已于2010-2015年达到顶峰,中国居民对房地产的配置需求正面临拐点;另一方面,全社会进入低利率阶段,银行理财产品的收益率明显下降,吸引力锐减,在全球流动性宽松的背景之下,社会财富的增量部分最大可能就是进入股票市场。而期待已久的创业板注册制改革启动,将让更多的优质企业进入A股市场,提供价值的源泉。今年深圳成指上涨超过25%,创业板指数上涨超过40%,可以说牛市已经到来,关键的问题是:作为投资者,思想上认识到了吗?准备好了吗?

陈延立表示,随着A股市场在发行定价、战略配售等方面的逐步放开,机构的话语权会越来越大,炒小、炒劣、炒概念、炒重组等博傻式的游戏会慢慢失去市场。展望未来,资本市场的注册制改革将带来深远的影响,对价值投资是天堂,而对投机炒作者则是地狱!A股市场的分化特征会更加明显,鸡犬升天的指数全面牛市的局面将难再现。这就需要投资者看得更细、研究更深入、思考的维度更丰富、前瞻性更强。对于优秀的企业,要“敢拿多、敢拿住”!

陈延立介绍,基石资本在一级市场的投资近二十年,投资了各个阶段优秀企业近150家,一直奋战在新兴产业投资的前沿,培育上市公司约40家,丰富的一级市场投资经验积累会极大有助于对二级市场投资的掌控,比如基石资本在一级市场投资了钱大妈、百果园,由此加深了对生鲜和供应链的理解;在人工智能领域投资了商汤科技,从而建立对人工智能各个细分市场的前瞻性;在电商代运营领域投资了丽人丽妆,可近距离观察庞大女性线上消费、直播带货等新渠道、新打法;在IVD领域投资了新产业生物,建立起对整个诊断器械行业的深刻认知……这些一级市场的投资,都会帮助二级市场的投研团队更深入了解产业,投资更接地气,更接近本质,这种将一级市场和二级市场打通的投研做法,未来将会愈发显示出内在的优势。

文章来源:证券时报 作者:陈霞昌

相关阅读:
31亿!基石资本大手笔参与中联重科定增,携手发力智能制造
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结构性牛市正当时 科技板块机会仍大
上半年完美收官!创业板半年大涨35.60%  基石资本:全面性“水牛”不会到来
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疫情不改长期趋势,科技板块牛市开启
基石资本合伙人陈延立:定增市场将迎来制度性红利


(编辑:韦依祎,责任编辑:魏锦秋,审阅:杜志鑫)

去年十二月,我们组织了一场国企改革论坛,有人问,为什么你们民营企业要研讨国企改革?因为“位卑未敢忘忧国”。 民营经济的蓬勃发展是改革开放后中国经济腾飞的源头活水,中国经济改革的核心是解决民营经济的活力问题,措施有二:一是整个经济要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的精神,进行全面的市场化改革;二是保护产权,给予民营企业平等地位。

国企改革的核心是产权,使管理层持有足够的股权比例,保护企业家精神。深圳曾经重点发展两家高科技企业——国企深赛格、深特发,而这两家没能按照规划发展起来;与之对应,民营的华为、深度混改的中兴通讯却成长为全球四大5G设备提供商中的两家。硬科技企业需要几十年的持续发展,快不了。如若任正非在国企,或者侯为贵等管理层没有较大比例的股权做保障,他们早在十几年前、满60岁时就得退休了。

如果我们能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做到了德鲁克在1985年的预言:美国不会出现周期性衰落,因为美国具备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社会环境和制度条件。德鲁克认为,不是GE、通用汽车、波音这些大企业解决了美国的税收、就业和创新问题,而是无数小企业的创业。德鲁克说这个话时,谷歌、苹果、微软、亚马逊、Facebook、Uber要么很小,要么还没有成立,然而之后正是上述企业引领美国成为了全球经济的发动机和领头羊,也创造了全人类的福祉。

全球资本市场以暴跌和巨幅震荡来响应这次新冠病毒,跌势之大前所未有,恐慌情绪蔓延。预测市场变化是不可能的,但那些我们本来坚定看好的企业,如果在暴跌下出现更便宜的估值,那显然是个机会,因为优秀企业受疫情的影响不会是长期深刻的。不确定的事是无法预测的,而确定的事是我们要做的。做企业更是如此,不是预测不确定性,而是做确定的事情来对抗不确定性。以华为为例,华为以规则、制度的确定性应对结果的不确定性,以技术投入的确定性应对未来发展的不确定性,遵从国际法律的确定性应付国际政治的不确定性,所以即使在2019年美国的强大压力下,华为依然实现了8588亿元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19.1%。

1983年,伊隆·马斯克12岁,读了《特斯拉传》,为这位杰出的科学家的遭遇流下了眼泪,立誓人生应该做点什么来纪念特斯拉。两年后,谷歌创始人拉里·佩奇12岁,他也读了《特斯拉传》,他也流下了眼泪。佩奇以为,财富应该捐献给马斯克这样的人,因为马斯克在研究如何火星移民。

在科技进步的推动下,过去100年发生了第二、第三次工业革命,进而改变了全人类的一切面目。霍金认为:在过去的100年中,世界经历了前所未有的变化。其原因并不在于政治,也不在于经济,而在于科学技术——直接源于先进的基础科学研究的科学技术。没有别的科学家能比爱因斯坦更代表这种科学的先进性。人类过去100年来之所以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就,是因为爱因斯坦,是因为特斯拉。

我们预测不了宏观经济,也预测不了政治体制改革,尽管全世界优秀国家的参考答案已经在那里——经济上以市场与资本为基础,政治上立足于法治与责任制政府。

我们做我们力所能及的事情,比如加大硬科技领域的投资,因为社会的发展进步除经济、政治、文化因素之外,还有一条更有力的线索,就是科学技术。正如余英时所说,我们这一代人“对于中国前途既不悲观,也不乐观”,因为我们怀有更大的使命!



和创新者思想共振

订阅基石资本
订阅基石资本电子邮件,获取基石新闻、项目进展及最新研究通讯

提交